目前日期文章:2010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沿著台北忠孝東路或忠孝西路或重慶南路...anyway...在any way上,我們都可以看見一些〝可憐〞的人、事、物。

在牆角蹲了很久,還賣不出一條口香糖的老婆婆;滿身瘡口但眼神無辜的流浪小黑狗;因為車子太破爛無法靠行只能在街上碰運氣,但是現代人都要挑新車所以只能浪費油錢的計程車司機。

會覺得他們可憐,很多時候是因為我們羞恥於自己的行為,只好用「同情心」來為自己的冷漠塗上彩妝:明明走過斑馬線就要去看一張票250的電影,卻對於推輪前來推銷衛生紙、口香糖的小販視而不見;其實預定的目的地並不遠,可能連表都不會跳,卻還是要挑看起來比較新的計程車;看到瘦不啦機流浪狗會為牠們的命運擔心,不過吃完午餐就記不起剛剛那隻讓你有點鼻酸的狗是黑是白還是花?

眼睛看得見的,我們就是這樣表現所謂的仁愛之心,那...眼睛看不見的呢!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從港片還被稱作「國片」的年代開始,李屏賓就參與了無數的「國片」製作,所以不管是對台灣電影有興趣或是對香港電影有研究的人,對於這位重要的攝影指導一定都不陌生。

 

《乘著光影旅行》從侯導的《童年往事》開始講起,然後紀錄片攝影機跟著劇情片的鏡頭,先到香港讓觀眾重溫《花樣年華》的絕望哀愁,再到日本看看是枝裕和(Koreeda Hirokazu)的《空氣人形》(Air doll);又到法國感知吉爾布都 (Gilles Bourdos)的《今生緣未了》(Et après);最後是到幅員遼闊的中國大陸與姜文合作《太陽照常升起》;當然不可以忘記越南陳英雄(Trần Anh Hùng)的《夏天的滋味》(Vertical Ray of the Sun)。

紀錄片導演姜秀瓊與關本良花了3年的時間,帶著我們跟隨當代攝影大師李屏賓遊走於各國的電影創作,並在他的光影嬉遊中,看他變幻出忽暗忽明的鏡頭語言。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