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跟多數的(假)文青一樣,《挪威的森林》是我閱讀的第一本村上的長篇小說。也許在這之前村上已經聞名於台灣的知識青年,但1997年出版的臺譯本《挪威的森林》(時報出版社)在我的印象中真是一大股旋風,或許也是因為夾帶著在日本大賣四百三十萬冊((1994年數據)的驚人銷售量吧!這本書是1997年6月10號初版一刷,我手上的版本是1997年10月15號第5刷。如果以最最保守的一刷1000冊來看,5個月5刷就是5千冊,等於一個月賣出1000冊,每天賣出30冊以上…厲害吧!

村上本人曾對《挪》在日本賣了400多萬冊感到困惑(他還強調自己絕不是傲慢),《挪》書在日本出版的時候,他人正在國外生活,他說出版社報給他的數字從10萬、30萬、50萬再到100萬,他覺得100萬應該差不多了吧,當400萬這個數字報來的時候,他無法想像全日本有400萬人在看這本書的感覺。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對於日本電影一向是又敬又畏。

一開始是因著侯導(感覺他已經是台灣電影的神主牌了)的介紹還有電影史的評論,而以膜拜的心情去觀賞日本影壇大師如小津、黑澤明的作品,後來再透過一些影展認識一點點點點溝口健二、市川崑、成瀨巳喜男、今村昌平,不過...這些大作...說實話本人都停留在看熱鬧的茫然狀態,畢竟好多作品都好沈重,不適合我這個庸俗的人。現在回想起小津的作品,我真的只能想起漂亮的女兒跪坐在褟褟米上,睜著無辜的大眼睛對爸爸撒嬌什麼的...。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光影語言-當代華語電影導演訪談錄》(麥田:2007)一書中,給張作驥下的標題是「從邊緣拍攝」(Shooting from the margins ),我覺得是非常精準的評語。

 

第一次看《黑暗之光》的時候沒有什麼感覺,但多年後,有一天朋友帶著激動的情緒打給我問:「爸爸跟范植偉(阿文)到底有沒有死?!為什麼他們突然又出現?」我才驚覺-啊!這不是跟我最喜歡的《美麗時光》跳水溝的結局是一樣的嗎?那是處於社會中下階層的邊緣人,利用自己的力量在現實/非現實之際,尋找一個出路。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