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1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6/4/4更新:恭喜《踏血尋梅》在第35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奪得全勝,一共拿下最佳男、女主角以及最佳男、女配角還有最佳攝影等大獎。白只(金馬金像獎雙料男配角)、春夏,金燕玲(很喜歡她)還有杜可風都很值得這座獎!


踏血尋梅.7.jpg  

正文:

由真人真事改編的犯罪電影在香港並不少見,跟我同輩的逮丸同胞們大概無法忘記1993這充滿血腥暴力的一年。在這”部部殺人、片片見肉”的一陣三級片風潮中,我們最熟悉的大概就是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這部片你看過之後三天之內絕對不會吃包子類食物的恐怖電影,讓我以及我的同學一舉認識了黃秋生這位粗魯的屠夫;而結合愛情、懸疑與一點情色意味的溶屍奇案則是讓我們認識了另外一位稍微帥點的陰沉屠夫--吳鎮宇;還有還有紙盒藏屍之公審裡正邪莫辨的好丈夫屠夫---任達華,則也是當年變態界中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如今這三位屠夫都鹹魚大翻身了~真是可喜可賀…我岔題了 >”<)

文章標籤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記得國中的時候,美術老師在課堂上放映一卷錄影帶,影帶內容是中國的水墨動畫《牧笛》(1963)以及《小蝌蚪找媽媽》(1960)(兩部片的導演皆為特偉)。影片中清新的畫面筆觸、俏皮的故事內容、優美的意境讓我以及我的小夥伴們都震驚了!

我的部落格文章分類當中動畫類的欄位取名為「牧童背水牛」,就是在向這部水墨動畫致敬。

牧笛.jpg  

上述兩部影片的創作單位是「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下簡稱「上海美影」),「上海美影」後來在1965年製作一套驚天動地的彩色動畫長片《大鬧天宮》,工作人員有知名的美術設計師張光宇以及中國動畫開山始祖之一的萬氏四兄弟,本片推出後在中國境內外都獲得極佳的評價,曾在1978年英國倫敦國際電影節得到年度傑出電影、1982獲得厄瓜多國際兒童電影節三等獎、1983年再度拿下葡萄牙菲格臘達福茲國際電影節評審獎,因此在中國動畫電影史上占有極為重要的地位,可以說是為中國的動畫製作劃下重要的里程碑。

大鬧.jpg

文章標籤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老實說,很不想用我淺薄的文字去談這部2015年金馬影展最讓我怦然心動的電影《路邊野餐》,我怕我無法傳達他的美有多好,也無法傳達我對他的喜愛有多真切。

《路邊野餐》讓我回到1994年第一次看《阿飛正傳》時那種啞口無言的震懾,當然,絕對不是因為兩部片都有一個大時鐘。(笑~)

路邊野餐 畢贛.8.jpg      

《路邊野餐》(Kaili Blues)在金馬影展節目手冊上的介紹是這樣的:『如果在霧都,一個旅人。國境之南,現實的最邊緣,為了找回被弟弟拋棄的孩子,詩人陳升毅然跳上火車,他還不知道,在前方等待的,卻是早該逝去的戀人。把時光摺疊,體驗中國最南方一趟奇幻浪漫旅程,顛倒迷離,當時間不再是線性,記憶成為站牌,在別人的記憶中漫遊,一站過了一站,一個記憶勾引出下一個記憶,模糊了真實與想像的邊界,幻中尋愛,愛裡求真,誰都是蝴蝶,回來找自己。以科幻預視現實,用長鏡頭寫詩。新銳導演畢贛生猛出擊,故事與鏡頭皆放膽實驗,電影中出現長達四十分鐘的長鏡頭,橫穿夢境與現實,由水底直達陸地,自由流暢,技驚四座,法國影評人甚至於盧卡諾影展讚譽「這將是電影史一個著名的長鏡頭」。

這短短的300字簡介,包含所有平常看電影時我會極力避免的地雷:

文章標籤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別誤會,標題那句髒話是杜可風自己在金馬影展映後座談脫口而出的。他說「Fuck you very much!誰怕誰!我們必須要有這種精神,我們必須要有艾未未的精神來面對這個社會…」

杜可風執導的第三部劇情長片《香港三部曲》(Hongkongtrilogy)內有三個主題,分別是:「開門見山」(Preschooled)、「愚公移山」(Preoccupied)和「後悔莫及」(Preposterirous),不過這並不是這部電影一開始的樣貌。首部曲「開門見山」原本是中國優酷頻道推出的「美好2014」系列短片其中一部作品,當時片名是《香港2014:仝人教育》,影片描述香港中、小學生甚至老師在制式的教育環境中,如何被現實壓力一點一滴磨滅了曾有的夢想。這個短片連同其他三部微電影:姜帝圭的《戀慕》、張元的《老闆,我愛你》以及舒琪(不是那個舒淇)的《海濱薄夢》在2014年3月香港國際電影節同時公映。

《香港2014:仝人教育》在後製期間,製片之一孫明莉(Jenny)有了延伸創作的想法,並著手訪談了將近一百多位不同身分職業性別年齡的香港市民,在這期間香港在九月發生了「雨傘革命」,杜可風說「我們有一種責任感,不能不拍,這是歷史時刻。不擇手段,即使用iPhone拍也可以,一定要拍!」就此每日清晨時分在光線還很漂亮的時候,孩子們還在帳篷裡睡覺的時候,大攝影師杜可風拍攝的畫面串成了第二部曲「愚公移山」,這是年輕世代對他們的生命對他們居住的城市的一番表白。
杜可風 香港三部曲.3.jpg

香港電影攝影師杜可風在「雨傘運動」期間經常到場拍攝。攝: Liau Chung-ren/REUTERS  照片來源

文章標籤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上個禮拜五下班回家,在路上遇到好幾組成群結隊的鬼小孩,提著南瓜燈籠興高采烈唱著英文歌到處去店家裡喊著”Trick-or-treat”。除了小孩,還可以看到帶隊的老師以及幾位陪同的家長也都有cosplay各種角色,甚至有的女老師比小孩還要嗨,頂著頭上的小惡魔髮圈,笑成一朵花!

可是,我突然覺得,這西洋人的萬聖節不就等於華人的中元節嗎?為什麼老師與家長會在萬聖節這一天跟小孩一起開心過節,而中元節就沒有這樣的教學呢?好吧!可能中元節真的有點可怕,那中秋節怎麼沒有扮嫦娥與玉兔還有吳剛?春節怎麼沒有玩舞龍舞獅與年獸來了的遊戲?

我想,是不是因為一個班級可能只能有一個嫦娥一個玉兔以及一個吳剛,舞獅就算加上大頭佛也才三個人,就算是划龍舟能參與的人東加西加大概也只有20來個,而萬聖節這樣的全民運動確實可以滿足每一位小孩參與感,或許這是西方人比較注重個體獨特性的教育方法之一吧!

Elsa-Halloween-lineup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