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去年金馬影展看了兩部跟納粹大屠殺相關的電影,一部是我的偶像加拿大導演艾騰伊格言(Atom Egoyan)的《我記得》(Remember),還有一部是我的另外一個偶像貝拉塔爾(Béla Tarr)曾經的工作人員拉斯洛•傑萊斯(László Nemes)的首部劇情長片《索爾之子》(Son of Saul)。

先看過的《我記得》題材與表現型式都是我私心喜歡的類型:一個奧斯威辛集中營倖存的老人,因為發現自己有了初期阿茲海默的徵兆,決定在還〝記得〞之時,尋找當年的納粹仇人。老人把仇人的名字以及各種可能的線索寫在筆記本上,然後從乾淨明亮的養護院出走,攜帶一把手槍,靠著筆記本以及身上的刺青編號開始他的尋仇之旅。他手上有4個名單,應該是他還在清醒之時所做的調查結果,在尋仇的過程中他的阿茲海默症頭越來越嚴重,使得他不得不常常打電話回養護院找他的老友詢問下一步該怎麼做(老友同為納粹受害者,但因行動不便,所以只能當幫忙想主意),在經歷錯愕、驚嚇甚至生死交關之後,最終第四個人就是他要找的那個可惡的殺人兇手,然而…

goods_009774_163341.jpg

這部電影破梗就沒有價值了,所以建議沒看過的人千萬不要去找資料(我最近一次慘痛的教訓就是漫畫《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說來話長…)。我個人認為本片最精彩的地方還不是導演的結局埋梗而已,男主角以及仇人的第二代才是真正的重點。

文章標籤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產階級小資風情
曾經在這篇文章寫到「曾經有一段時間,如果告訴別人『我是村上春樹的書迷』,好像是一件丟臉的事情。因為當這句話說出口,立刻就會被歸類到"假掰文青"或是PTT上常揶揄的那種"粗框眼鏡細腿人"。』那段時間,每當有朋友用他已經長大了的口氣(好似我國中時不屑以前的偶像小虎隊一樣)揶揄村上不過是個小資風情的中產階級作家時,想到他的義大利麵、他的國外長居生活、他的爵士樂、他的熱衷運動…我一時竟無話可說。不過就在看了這本《身為職業小說家》以後我想我終於可以大聲反擊:「法律有規定中產階級就不能是藝術家嗎?蛤!」(糾領子)、「全世界難道只有村上這一個早睡早起身體好的作家嗎?蛤!你看一下卡夫卡」(捲袖子)。

murakami_3090439b.jpg

文章標籤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仔細的回憶第一次聽到村上春樹好像是因為一則社會新聞:一個男孩跳樓自殺,他生前身邊帶著一本書,書名叫做《挪威的森林》。到底是什麼時間什麼地點聽到這則社會新聞我已經忘記了,只是「挪威的森林」這五個字在當時引起的一番討論倒是有點印象。不過今天上網Google了一下,卻沒有找到這則新聞事件,難道其實根本沒有男孩自殺,一切都是從Kizuki死後我自己腦海中產生的幻象嗎?

海邊的卡夫卡 日文封面.jpg

讀村上的書已經將近20年,這個日本作家於我已經不僅僅是「作者/讀者」之間的關係。當然他不會知道,在遙遠的台灣,有一個曾經年輕現在已不再年輕的小讀者,把他當老師、把他當朋友。他介紹我認識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瑞蒙卡佛(Raymond Carver)以及瑞蒙錢德勒(Raymond Chandler);他讓我學習不管周遭的輿論風向球怎麼變化,厚臉皮堅定自己立場的白目精神;他也讓我知道必須拒絕將自我讓渡出去、必須質疑被賦予的故事…不過這些都是後話,畢竟一開始要先接受「故事」,才有可能成為讀者,不是嗎?

然後故事著看著看著,開始好奇它是如何形成的,所以我曾經嘗試在村上出版的各種雜文集、遊記、隨筆中找尋一些蛛絲馬跡,不過就在我的偵探工作未竟全功之際,村上自己出版了《身為職業小說家》。這本書不僅僅是(我偏好的)自傳性隨筆,也是村上春樹把自己身為小說家的歷程與想法詳實的記錄下來,雖然村上自己說不太確定這本書能不能成為有志當小說家的人的引導或指南。

文章標籤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身為一名八O年代影劇小百科兼演藝圈社會觀察家(推眼鏡),紀錄片《我們的那時此刻》幫我重新梳理腦海裡的記憶,喚起許多我的那時此刻─第一次進戲院看電影(《唐山過台灣》,1986)、第一次自己花錢買票看電影(《遊俠兒》,1990)、第一次陷入瘋狂的偶像崇拜(《東方不敗》,1992)第一次震撼原來電影可以長這樣(《重慶森林》,1994)…

唐山過台灣 電影.jpg

《我們的那時此刻》原本是2013年為配合金馬獎50周年的活動,文化部委託楊力州導演拍攝的半宣傳性質記錄片,當時的片名是《那時.此刻》。經過兩年多的版權清理以及影片內容再調整,導演於2016年推出本片的2.0版本,片名也改為《我們的那時此刻》。

雖然是2.0版本(第一版我沒看過),不過既然一開始就是以金馬獎大事紀為影片主軸,則電影無可避免的還是以編年史的方式來進行敘事,所以「年代紀事表」主線是金馬獎與華語電影史,副線意料內的就是台灣當代的社會經濟大事。不過導演把片名加上「我們的」這三個字,理當是把鏡頭遷往觀眾席的位置上多一點。

文章標籤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