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導演兄弟檔,後起之秀澤爾納兄弟(Zellner Bros.)的作品《久美子的奇異旅程》(kumiko,the treasure hunter)故事起源竟然可以追溯到前輩科恩兄弟(Coen Brothers)1996年的作品《冰血暴》(Fargo),這是一種巧合嗎?看過電影之後才知道,所謂的巧合才不是我想的那種膚淺的偶然,巧合更可能是一種嘲諷、一種荒謬,一如久美子這個女人扯出的一堆局中局、戲外戲,最後讓我拉椅子坐下的狀況。

久美子的奇異旅程-2.jpg  

柯恩兄弟的名作《冰血暴》在1996年入圍了奧斯卡獎7項大獎,最後獲得最佳原創劇本獎與最佳女主角獎。如果光看劇情簡介「一位被債務壓得喘不過氣來的汽車業務員傑瑞,在急需用錢的狀況下,他僱用了兩名黑道混混綁架自己的老婆,然後再向有錢的岳父索取贖金。原本事情進行的十分順利,卻因為這兩名混混在過程中誤殺了州警和兩名無辜的目擊者,而將事情愈搞愈大,出現無法收拾的狀況」我們會以為這是一部什麼可怕的犯罪驚悚血腥片。實際看過這部電影就會知道,影片充斥著讓你笑不出來的噁心幽默:笨蛋老公勾結笨蛋匪徒綁架自己的太太,太太驚慌、丈人憤怒、主謀老公本人竟然也跟著失措,到底是要多笨啊!!!結果笨賊們自己搞內鬨,笨賊一號殺了笨賊三號,並且用碎木機把屍體碎成片片”血”花,毀屍滅跡!這部電影的結局是所有人死成一堆(根本香港搞笑片),而那誤打誤撞拿到的一百萬美金贖款就被笨賊一號埋在雪地中,再無人知曉。

久美子的奇異旅程-7.jpg  

《冰血暴》的開頭字卡是「這是一個發生在明尼蘇達的真實故事(This Is A True Story),為了保護還活著的當事人,角色名字已經做了更動」云云 ,而本片的英文片名Fargo,是一個小鎮的名字,也是電影故事發生的所在地。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多麼耐人尋味的一句話,導演是從哪裡找到這個故事,又改編了多少,真實故事本身是殘忍的嗎?還是跟他們的電影一樣有點搞笑呢?

在中文的資料中,有人說《冰血暴》的故事是改編自華人神探李昌鈺的真實辦案事件『碎木機下的冤魂』:在康州一對育有三子的空服員夫妻原本過著人人稱羨的幸福生活,一日妻子海倫突然失蹤,親友懷疑海倫已遭到有外遇的丈夫理查的毒手,但曾任情報人員的理查通過了檢警層層的查驗,最後康州刑警只好請神探李昌鈺出馬。經過現場重建以及血跡鑑定,警方幾乎可以斷定失蹤的海倫其實已經遇害,但問題是:屍體呢?美國的刑事法要求檢方在正式起訴時,必須證實被告有犯罪事實。例如,起訴強暴案,必須要有被害者,如果是命案,必須先找出被害者的屍體。一開始遍尋不著屍體的下落讓辦案小組很是灰心,但經過一番查訪,比屍體更驚人的事實出土了: 這是全球首宗碎木機滅屍案!理查將屍體以及碎木機搬到河邊,將妻子碎成片片肉屑,飄到湖底,從此海倫人間蒸發。在李昌鈺的作證下,最後雖然警方沒有找到完整”屍體”,但丈夫理查依然依殺人罪被判了五十年徒刑。
(上文引述自《神探李昌鈺破案實錄》)

如果說《冰血暴》的故事來源是來自真實案件『碎木機下的冤魂』,我們發現,柯恩兄弟雖然保留了「夫殺妻」、「碎木機」、「富豪丈人」等元素,但基本上已經看不出那驚人的社會新聞原貌。只是不管是號稱真實事件改編的笨賊一籮筐之《冰血暴》或者是社會秘密檔案丈夫外遇殺妻的『碎木機下的冤魂』乍看之下是如此的戲劇性如此的不真實,但其實就連神探李昌鈺也料想不到,因這兩個”故事”所延伸的事件,竟然會更加的戲劇性、更加的不真實。

久美子的奇異旅程-3.jpg  

2001年,一位名為Takako Konishi的日本女子被發現死在明尼蘇達州底特律湖附近的雪地裡 。根據當時的媒體報導,這位在寒天凍地的11月還穿著短裙馬靴的日本女子,是為了尋找電影《冰血暴》中笨賊一號Steve Buscemi埋在雪地中的一百萬美金而凍死的,從此遠從東京而來的Takako (譽子)成了那段時間美國人茶餘飯後的談天話題,她是偏執的電影狂或者平行世界來的秀斗外國人。

兩年後,一位美國導演Paul Berczeller將譽子的經歷拍成了一部25分鐘長的紀錄片,片名就就叫做”This Is A True Story”(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原本Paul Berczeller想拍一部電影狂的公路之旅這一類的紀錄片,孰料在拍攝訪問的過程中,他意外的貼近了譽子—一個寂寞、無助的日本女孩,從鄉村到大都市東京上班,結果工作的旅行社破產倒閉,譽子再也找不到工作,美國已婚愛人也避而不見,電影《冰血暴》的故事場景Fargo可能是她美國男友的故鄉,絕望且一無所有的譽子隻身來到這裡,最後客死異鄉。所以譽子並非大眾媒體塑造出的愚蠢電影阿宅,她只是想來這個白茫茫的小鎮尋找她人生的最後一根稻草!紀錄片導演不但試圖追尋她纖細的身影,更找到了她寫給雙親的遺書,加上譽子的胃中有鎮定劑以及酒精,他判斷譽子是死於自殺。

This Is A True Story from Paul Berczeller on Vimeo.

紀錄片拍攝的十年後,另外一位導演大衛澤爾納(David ZELLNER)又根據了紀錄片的內容拍攝了劇情長片《久美子的奇異旅程》。自此,事件再跟「奪魂碎木機」無任何關聯:社會新聞『碎木機下的冤魂』→改編成劇情電影《冰血暴》→劇情電影衍伸出「日本女子亡魂異鄉」的社會事件→社會事件又被拍成紀錄片” This Is A True Story”→紀錄片又改編成電影《久美子的奇異旅程》,故事有了自己的生命。

《久美子的奇異旅程》大致上跟紀錄片” This Is A True Story”有九成的相似,不過會讓我對號入座自己拉椅子坐下的卻是剩下的那一成新添的虛構劇情:長像普通的久美子(菊地凜子 飾演)在一家普通的商務公司上班,工作內容很普通,不外乎是打打文件、印印資料,但不知道為什麼,幫社長泡茶也成了她的日常庶務之一。其他年青貌美的女同事午餐聚在一起討論服裝、化妝品的同時,被排擠在外的久美子只能孤單的在廚房幫社長泡茶,忍耐著吐一口口水的慾望,恭恭敬敬的端給挑剔的社長品嘗。下班回家,小小的套房只有一隻寵物兔陪著她反覆看著同一卷《冰血暴》的錄影帶。某種程度上來說久美子是一位貨真價實的魯蛇,在公司,社長跟她說「跟妳同期的女生都結婚囉」、「多的是年輕貌美的女孩要進來公司上班」;在家裡,媽媽打電話來「你升職了沒?」、「你加薪了沒?」、「你交男朋友了沒?」,年紀一把沒有事業、沒有愛情、沒有家庭(←我坐下了),久美子的人生似乎提早響起了喪鐘。

久美子的奇異旅程-4.jpg  

但這些外在條件的失敗不是久美子最可憐的地方,久美子的魯蛇來自她的不懂武裝,這個平凡女子的一舉一動都跟這個社會格格不入。面對公事,陰沉的外表使她無法融入同事的社交圈,面對私事,她鼓不起勇氣跟咄咄逼人的媽媽頂嘴。路上巧遇舊識,她彆扭的語無倫次,沒有辦法瞎掰個幸福生活謊言,只能聽對方幸福的高談闊論。26歲的久美子,唯一能做的微小反抗竟然是把手機關機然後取出sim卡刮壞它,以逃避媽媽的奪命連環call。久美子生活的唯一寄託就是跟寵物兔班班講話以及研究《冰血暴》中笨賊一號藏匿一百萬美金的地點。在對著電視螢幕繪出雪地的相對位置後,久美子偷刷社長的信用卡,從熱鬧的東京飛行千里之遠來到白雪漫天蓋地的明尼蘇達。

久美子的奇異旅程-6.jpg  

她一心想尋寶,但迎接她的卻是漫天蓋地的寒冷。在寒天凍地中,穿著短裙與馬靴的久美子遇到好心的家庭主婦、員警,但因為語言不通,沒有人知道久美子想什麼、要什麼,員警找了中國餐廳的人想問有沒有辦法幫忙不太會說英文的久美子翻譯,中國人說:「我說中文,她說日文」。

基本上電影中久美子在明尼蘇達的際遇跟真實人物譽子的情況是吻合的,因為紀錄片導演按照當年譽子的路線走了一遍:從東京搭飛機到明尼蘇達再搭巴士來到 Fargo。導演說「唯一變化的風景,是路標上距離Fargo還有多遠的數字」。《久美子的奇異旅程》這部電影裡警察告訴久美子《冰血暴》這部電影是假的(Fake),但久美子執拗的重複Fargo、寶藏(Treasure) 、真的(True)這幾個單字;真實世界的譽子則由警察帶她去搭巴士,紀錄片裡受訪的警察說:「我的感覺很不好,我知道事情不應該這樣,但我無法再幫她更多」,接著譽子遇到一位酒保,她問酒保「哪裡可以看星星?」

儘管有些細節上的差異,但一樣的,久美子與譽子最後都凍死在白雪皚皚的遠方,劇情片中久美子死前感覺到自己真的找到寶藏了,不知道真實世界裡譽子有沒有看到她想看的星星呢?

久美子的奇異旅程-1.jpg  

什麼是真?什麼又是假? 記得當年電影《冰血暴》上映時,媒體記者詢問「這真的是真人故事改編的嗎?」一向不按牌理出牌的柯恩兄弟只是笑笑,所以或許這開場的字卡也是他們慣用的柯式玩笑罷了。誰知這玩笑之後,竟然上演了悲傷的戲碼。

從社會事件『碎木機下的冤魂』(1986)到劇情電影《冰血暴》(1996)到紀錄片" This Is A True Story"(2001)到劇情電影《久美子的奇異旅程》(2014),這中間經歷了將近三十年的時間,故事情節與人物在真實與虛構之間來闖蕩,或許我們都已經無法看清所有事物原本的面目,但這些真真假假的事件裡都有一個不聰明又寂寞的人,這個人把自己推向毀滅。如果真的有狠心殺妻的外遇丈夫、勾結綁匪的笨丈夫、絕望的譽子、想找寶藏的久美子,我想跟他們說,當魯蛇不可恥,誰知道那個背名牌包包的女生是不是偷了家人的信用卡去預借現金?誰知道那個總在臉書上講大道理的人是不是每晚去暗戀的人上班的地方站崗?其實我們大家都是魯蛇,只是看誰裝得好而已,整齊不是人生唯一的標準。


久美子的奇異旅程-8.jpg  

導演大衛澤爾納說:

to make sense of things, sometimes people
it's human nature
kind of distill things down to basic kind of facts
that make everything feel nice and tidy
and kind of wrap everything up nicely
but you know, life is much more complex than that

為了要理解事物人們有時候
這是人性
有點像是把事物萃取到基本事實
讓一切都感覺很好很整齊
然後把一切都好好的收束
但是生命比那樣更複雜

後記:本文初次寫於2014年11月,當時是看了金馬影展後寫的心得文。最近得知片商聯影電影即將在2016年1月上映本片,因為滿推薦的,希望有興趣的人都可以去看看,所以特地又重新改寫。想要看電影的人可以到這裡買預售票

PS:本文絕非工商文或廣告文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麒麟似不象 的頭像
冰麒麟似不象

媽媽, 請買兩隻大象給我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假面騎士
  • 13部是怎麼看的啊....@@"

    我有空的時間,影展的片不是我想看的,今年票倒是沒這麼難弄到...

    先前香港當代影展也是這樣,想看的電影都不在我休假的時候放映

    我看下次為了影展要先排好假,話說〈冰雪暴〉到現在我還沒看過
  • 以往都是一張套票八部,假日跟平常日的晚上有什麼就看什麼.除非是真的很喜歡的導演或作品.今年很烏龍,我以為我還有很多特休,就想說看日場套票好了.結果買了才發現是公司電子表單啊達~害我最後還請事假去看,超北七~我覺得13部太多了,大概8~10部是比較理想的量.
    而且很多片子例如大衛柯能堡的寂寞星圖我反而沒看到.要等院線

    柯恩兄弟久仰大名,但作品我也沒有全部補完,不過〈冰雪暴〉會是你的菜,我很確定~你看了不會後悔~

    冰麒麟似不象 於 2014/11/30 23:26 回覆

  • 假面騎士
  • 〈冰雪暴〉我正在找來觀賞

    話說金馬影展我都對午夜單元比較有興趣..
  • 小狗
  • 我沒特別想瞭解任何誰的奇異旅程,我只是想來試試到底啥叫「天意是溫暖的」XDDD

    買大象早安〜
  • 綠家園無患子
  • 來拜訪並分享圖文,綠家園有最新的健康養生資訊,歡迎好友參閱。祝愉快
  • 莫莎
  • 哪裡可以租得到或看得到呢?請回覆謝謝
  • 你好~這是在影展看的~好像沒聽到有代理商代裡喔

    冰麒麟似不象 於 2015/04/22 22:22 回覆

  • 雪心道人
  • 故事到最後
    真實並不重要

    就像孟姜女的故事一樣
    故事一開始其實不浪漫,只是後人演繹
  • 是的 你的形容很貼切....只是導演營造的氣氛 真實到讓我很想拉椅子坐下阿阿啊!!!!

    冰麒麟似不象 於 2016/01/17 23:29 回覆

  • 阿蘇
  • 昨天看完電影再看到大大的文對這部片更了解了
    非常感謝
  • 謝謝留言 @@ 對寫文來說是很大的鼓勵 ><

    冰麒麟似不象 於 2016/01/31 19:03 回覆

  • 路人
  • 個人淺見
    也許久美子心中的傷口不只來自魯蛇心態,現實與理想間的落差可能是更大的打擊
    起初離家前往東京發展時也許抱持某些憧憬與期望,然而在都市環境中打滾才發現自己並不適合這裡。當她注意到時卻又為時已晚難走回頭路,不得已之下只好設立一個虛幻的目標來維持生活動力...

    留意一下就會發現不少人就像久美子那樣敏感、纖細,卻又苦於不善表達自己
    多靠近他們一點,傳遞溫暖,世界會變得更有溫度
  • 在寫文的時候,因為一些個人因素,確實沒有想到應該把溫暖給她們...有時候我們關心他人真的勝過關心身邊的人或家人...想想上文提到的角色,如果能得到家人的一句關心~或許結局也會不同吧!

    冰麒麟似不象 於 2016/02/19 13: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