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的時候有個朋友非常喜歡窪塚洋介,每次見面就不斷安麗窪塚的代表作 —— 電影《GO!大暴走》以及日劇《池袋西口公園》。可惜當時我還沉迷在香港電影的世界,無暇把目光從東方之珠轉移到東瀛帥哥身上。不過即便如此,身為外貌協會總會長的似不象我,對於這個有乾淨眼神(抱歉我想不出更不噁心的形容詞)的年輕男孩還是印象深刻。

前一陣子看了大導演馬丁史柯西斯的新作《沉默》,總長2小時又40分鐘的電影一直到片尾字幕我才知道那個戲份超多的日本人吉次郎竟然是窪塚飾演的!戲中屢屢背叛上帝與主角費雷拉神父(連恩尼遜)的吉次郎,其猥瑣與自私讓人厭惡得看都不想看一眼;同時又隱約在他身上看到自己人性的黑暗面…看來這個日本電影金將獎史上最年輕的影帝並不是浪得虛名(本來就不是啊 இдஇ)

ピンポン 乒乓-1.jpg

ピンポン 乒乓-2.jpg

因著這次的觀影經驗,加上去年底才在流著感動的淚水網路上看了《乒乓》動畫版本(2014年版、共11話)。所以當知道今年金馬奇幻影展『宮藤官九郎』專題選播了《乒乓》,而且還是珍貴的35mm 底片版本,不進戲院朝聖了就太對不起當年不遺餘力安麗窪塚的那位朋友了。

《乒乓》改編自日本漫畫大家松本大洋的原作,故事以神奈川藤澤市為舞臺(沒錯~~~就是東京近郊的江之島~~跟《灌籃高手》在同一條地鐵線上喔 ( ˘・з・))。片賴高中桌球社裡有兩個不太合群的社員,一個是外號阿扁的星野裕(窪塚洋介),另一個是人稱笑匠的木月誠(ARATA)。面無表情的笑匠小學時期是同學霸凌的對象,個性活潑頑劣的阿扁救了笑匠,還帶他到鎮上一個婆婆開的桌球練習室(道場)教他打桌球,從此阿扁就成了笑匠的英雄。小時候阿扁參加桌球比賽幾乎是戰無不勝,他的夢想是去國外打桌球。但兩人升上高中後,阿扁因為自恃球技了得,所以對練球漫不精心,甚至還會在學校外的跟人賭球,也因著這樣的態度,阿扁沒有發現一直被他保護的笑匠的球技早就超越他了。笑匠是個對輸贏完全沒有執著心的運動員,桌球對他而言只是用來打發時間,即便球技早已超越阿扁,但為了顧及英雄的心情,笑匠選擇隱藏自己的天賦與才華。隨著高中聯賽的來到,別所學校的強敵都看出笑匠隱藏的實力,社團的教練也開始逼笑匠對比賽全力以赴。最終,發現自己原來弱到爆炸還輸給了兒時手下敗的阿扁,面對曾經傲視的同伴與桌球,他該何去何從?

a00362-0.png

 

ピンポン 乒乓-4.jpg

我個人覺得電影版《乒乓》最成功的地方就是選了窪塚飾演阿扁,又選了ARATA飾演笑匠。他們一個桀傲一個陰沉,俏皮可愛的窪塚是那個嘰嘰喳喳的傻瓜,文雅秀氣的ARATA是那個是寡言少語的書生,兩位天差地遠的萌萌高中生,組合出這部有陽光、有汗水、有友情、有熱血、有閃閃青春的運動電影。

我自己很喜歡ARATA為了顧及窪塚的面子而不願意展露真正實力的劇情設定,因為這不但能看出ARATA對窪塚的愛,更能辯論運動是什麼?比賽是什麼?輸贏又是什麼?

也許你會說「比賽不就是要贏嗎?」

很遺憾,我個人是深受所謂「儒家思想」荼毒很深的人,總認為「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也就是享受過程比較重要,輸贏在於其次。而且不僅僅是我,看看每次國際賽事後大眾媒體的標題一定會有「雖敗猶榮」、「盡力奮戰」這幾個字,然後球迷一陣感傷,相關單位一陣自我檢討,事情就這樣馬馬虎虎又過去了,就知道「雖敗猶榮」這自我安慰的第一金句有多好用了。

但真的是這樣嗎?所謂的運動家精神就是勝不驕、敗不餒嗎?

ピンポン 乒乓-5.jpg

ピンポン 乒乓-6.jpg

《乒乓》中最強選手海王學園的風間龍一(中村獅童)曾對ARATA說:「我看不起(不發揮實力的)你」。對我們這些局外人來說這是很奇怪的論調吧?對方不發揮實力,不就代表少一個對手嗎?不就代表贏面大一點甚至可以少出一點力氣啊~這樣很好吧?為什麼要如此義憤填膺? (๑•́ ₃ •̀๑)

或許對這些運動員來說,所謂的「享受過程」不是那種躺在沙灘上喝椰子汁看著比基尼辣妹曬曬太陽吹吹海風的享受,而是練習的時候『跑到吐血為止,揮拍揮到拉出血便為止』,比賽的時不留情面只相信『這是勝利就是一切的時代,輸掉比賽的選手連人格都會被否定』而全力以赴,這種不給自己留退路的過程才值得運動選手去享受。

我的意思不是「只能贏不能輸」這種沒有營養的斯巴達論調,而是如果沒有贏的欲望又或者空有贏的欲望卻沒有相等的策略與練習,這種不尊重自己、不尊重對手也不尊重比賽的人,根本沒有資格被稱為運動員吧!

當然,在運動的世界裡不是認真努力就可以得到相對等的回報,更不是每個人都是清高的白馬王子純粹只為了實踐所謂的「運動家精神」而奮戰。

片中除了窪塚、ARATA以及第一強者中村獅童,還有其他角色也都有他們的困境與盲點。

來自中國的孔文輝(李燦森)因為沒被選上國家隊而應邀到日本找出路。剛到日本時他睥睨一切、態度傲慢,對孔文輝來說,輸與贏不是只有晉級與否這麼簡單,而是留在日本或滾回中國這樣的人生大事。

ピンポン 乒乓-8.jpg

ピンポン 乒乓-9.jpg

窪塚與ARATA的兒時玩伴惡魔,在經歷將近10年不眠不休的練習後,雖然終於打敗了窪塚,但沒有沒有因此得到最在乎的中村獅童學長的認可,甚至最後輸給了他認為最弱的ARATA。惡魔不甘心的仰天長嘯「我比你努力十倍、一百倍、一萬倍…我隨時隨地都在想桌球的事情,為什麼那個人是你」,ARATA淡淡的說「那是因為你沒有打桌球的天份」。

這不禁讓我回想到講跑步運動的小說《強風吹拂》所言「只要努力就一定能成功,其實是一種傲慢。」

對我來說,影片最吸引我的並不是窪塚放棄桌球後又回歸王者之路這條線,而是ARATA下定決心要當一名強者之後對其他人冷酷的態度。ARATA第一次跟孔對決的時候原本可以把敗對方,但從中國教練慌張的口氣中他似乎知道如果孔輸了就沒有退路可能會狼狽的回中國,這一刻他心軟讓步了,反正輸贏對他來說沒那麼重要。但當他開始把輸贏放在第一位,什麼人情義理都被拋諸腦後,就像我們看到的那種運動天才一樣,對夥伴、對對手都一樣不假辭色。但我必須強調,ARATA的轉變不是為了「贏」,而是為了召回那個曾經的英雄—— 「窪塚」。

影片的結局是正向的,窪塚大喊「I can fly」整理羽翼飛向天際,窪塚找回他最愛的桌球,ARATA找回他最愛的英雄。

ピンポン 乒乓-7.jpg

ピンポン 乒乓-7.2.jpg

電影版因為有窪塚、ARATA、中村獅童、李燦森這幾個出色的演員──甚至小配角惡魔也非常到位──而有亮眼的表現。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本片中打桌球的畫面非常非常非常加分,雖窪塚偶有誇張的鏡頭與動作,但影片中不管是比賽還是練習,全景的畫面至少在我這個外行人眼中非常連貫流暢,短鏡頭或特效畫面則是華麗中不失真實。查了一下資料才發現本片的CG畫面監督是我們宅人眼中的小神荒牧伸志(最近一次的消息是他會與神山健治共同製作《攻殼機動隊》新劇場版),難怪畫面會這麼棒!

打到這邊我發現我的標題是「窪塚洋介版&動畫版」但好像整篇文章都沒有提到動畫版…趕快來補個幾句(歪腰~)。

如果你喜歡電影版的《乒乓》,那當然不能錯過動畫版,這絕對不是出自宅人的私心呼喚,而是動畫版的《乒乓》對其他角色有更深入的描寫,關於阿扁與笑匠的童年篇幅也比較多。

電影版中笑匠被霸凌的經過我記得只有輕描淡寫過場般的稍微提一下。在動畫版中笑匠因為面無表情(日本人是多討厭陰沉的人啊?)而被同學嘲弄是機器人,並以他不會有感情為由欺負他,甚至把他關在鐵櫃裡(╥﹏╥)。笑匠在鐵櫃裡告訴自己「沒關係我是機器人我不會害怕在這邊很好沒有人注意我」(好心酸 T_T),這時打開鐵櫃帶來光明的阿扁猶如從天而降的超級英雄一般拯救了笑匠。我想這段從黑暗到光明的回憶是笑匠對阿扁永誌不忘、不離不棄的重要關鍵!

ピンポン 乒乓-3.jpg

另外,電影版中笑匠是因為不笑而被叫做笑匠。阿扁跟桌球室的老婆婆談起他只笑過一次,但他們忘記是哪一次,直到婆婆整理出一張照片,照片中獲得比賽第二名的笑匠笑得好開心,這時候的阿扁才知道笑匠其實也喜歡勝利的感覺。動畫版中笑匠會被稱為笑匠是因為他打桌球的時候就會開心的笑,但阿扁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又不笑了(就是你開始散漫的時候啊!!魂淡!!) Σ(*゚д゚ノ)ノ

另外,動畫版比較精細的一場戲是阿扁的覺悟。電影版中放棄桌球變成小混混的惡魔回到桌球室把自己的心情如實轉達給阿扁,阿扁覺悟的喊出「I CAN FLY」。說實話這裡轉折有點突然,完全是靠窪塚洋介的演技在撐 —— 當然他也不負所望把那種悲傷的逗趣表現得維妙維肖。動畫版則是阿扁跟惡魔深談後跳下水游泳,差點把自己淹死,在生死交關之際,記起自己曾經誇下的海口以及對桌球的熱情甚至對笑匠的愛…. 一個人從生到死、又從死到生的經過一轉而頓悟了人生,說服力就大很多。

動畫版中的孔除了比賽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任務是指導學校桌球社同學,而他也確實做到了,因之雖然連續兩年強者如他都未能晉級高中聯賽,卻在學校內贏得了同學的友誼與尊敬,最後歸化日本國籍更被選為國手,繼續在乒乓的世界揮拍。

強者龍一「相信自己的勝利是一種宿命,必須是一種必然,大概桌球帶給他的就只有痛苦吧。」所以動畫版最後他輕鬆面對被國家隊淘汰的事實。

ピンポン 乒乓-10.jpg

ピンポン 乒乓-11.jpg

有天份又肯努力的阿扁開始出國四處征戰,而為了愛而打球的笑匠則在將愛人朋友推上寶座後選擇當一名國小老師,有空時回到桌球室指導小朋友打球。

上述的每個人都有打桌球的天份與贏的潛力,但不是每個人都只想要贏。因為贏不是有打敗對手,在競技的過程中有太多外來因素導致失敗──『越是鍛鍊自己的體力與心志,它們就越脆弱。於是選手變得容易感冒,也容易拉肚子,就像一部精密的儀器,幾顆為不足道的塵埃,就可以摧毀它。』(《強風吹拂》P.181)笑匠曾說「不願意為桌球賭上自己的人生」說的也許就是這隨時會被摧毀的恐懼感;但對阿扁或者曾經的龍一來說贏不是拿第一名,而是『戰勝恐懼與不安,把自己鍛鍊得光滑銳利、百塵不侵...』並且不斷向上設定的理想與目標,要達到那個目標會很痛苦,但也很享受。套一句動畫版的台詞「他的目的不是成功或出人頭地,也有那樣打乒乓的…乒乓球有很多種。」只要他們心中還有乒乓球,他們為了什麼打球這個問題一定會不斷探頭出來問自己,我想這才是運動的真諦吧!

備註:阿扁的日文是ペコ,寫成羅馬拼音是Peco,有的版本會直接翻譯PECO,不過我覺得阿扁翻得很好,因為ペコペコ在日文裡好像有肚子餓扁的意思,然後阿扁在故事裡就是一直在吃零食(笑)

笑匠的日文是SMILE,有的版本會翻譯微笑,我覺得翻成笑匠還不錯~而且ARATA好帥~笑什麼都無所謂囉@_@

創作者介紹

媽媽, 請買兩隻大象給我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