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一PLAY DVD聽到是國語發音就很想退出,不過最後很慶幸還好我有忍耐。

關於《幸運是我》這部電影目前一般的評論分成兩大部分:其一是「惠英紅最佳女主角的演技」、其二是「港片不死」的論調。這兩論點在網路上可以找到很多資料,似不象我就不在此錦上添花,今天單純想簡單講一下我自己的心得。

幸運是我.1.PNG

這部電影的主要宣傳點是放在惠英紅罹患「認知障礙症」(阿茲海默症)後,其生活中關於記憶與陪伴的點滴。然而,除了「認知障礙症」,透過《幸運是我》觀眾還可以看到香港其他的社會現狀,包含在地街巷、獨居老人、長照問題以及港漂青年,這些現況都被導演埋在劇情主線中毫不張揚,結局卻絲絲映入觀眾的心裡。

我最喜歡的部分是陳家樂飾演的阿旭這個人物。與電影釋放出來的各種宣傳訊息不同,阿旭並不是一個討喜的角色。母親病故後隻身從廣州到香港來想尋找失聯已久的父親,之後與茶餐廳老闆娘吵架而失業;把女友當工具人惡劣對待;交不出房租被古惑仔追打,阿旭叛逆不羈的金髮背後是無安身之處的焦慮與憤怒,他的身體找不到有瓦遮頭的房子,他的心靈找不到得以安頓的停泊處。但導演並沒有順勢讓阿旭因為渴望親情就與惠英紅飾演的芬姨很快就情同母子,事實上阿旭一開始也只是因為找工作需要固定的居住地址才纏上芬姨,而他們的相識來自阿旭一次幫芬姨提菜上樓的善舉(還因此弄丟了一台自行車)。爾後,這對雙雙無親無故的城市邊緣人從房東與租客的關係開始,並在日復一日的爭吵、相伴、依賴中找到親人般的相處模式。

幸運是我.2.jpg

阿旭並沒有放棄與父親相聚的可能,直到發現父親早已經另組家庭並告訴警察「我只有一個兒子」,再回過頭發現芬姨正在等他一起回家,終於阿旭在香港沒有找到他以為的家,卻走進了另外一個家。

另一方面,阿旭暗戀的社工人員因為情傷,決定離開這個她讀書、實習多年的地方,回廣州去陪家人──對於港漂青年,電影沒有戲劇化他們的身分地位,兩位都是普普通通的青年,不是暴發戶也不是落魄戶。

幸運是我.4.jpg

芬姨總是在住家附近雜貨舖買雞蛋,一次與雜貨舖老闆娘爭執起到底有無付錢;阿旭工作的茶餐廳老闆娘苛刻又無理,但夥計間倒是笑笑鬧鬧無所謂──對於香港巷弄街坊,電影沒有戲劇化所謂的本土人情味。

芬姨回憶年輕時在歌廳唱歌的過往繁華,然後窩在小樓試圖用染髮劑留住青春;又或者迷路在(爭議頗多的)廣深港高鐵工地,不知道要往何處去──電影也沒有特意操弄時代變遷所帶來的不可逆。

幸運是我.6.jpg

關於記憶、家、家鄉、生活甚至與中國的關係,影片成功的揉合戲劇與真實,一如早年的許鞍華。如果說要牽扯到關於港片的種種口號(抱歉~我還是提到了政治層面),必須要說:在這樣的基準下,《幸運是我》與我私心最喜歡的2016港片《樹大招風》或者其他新進黃進的《一念無名》、陳志發的《點五步》比起來,有其高明過人之處。

PS:希望片商之後出港片DVD能盡量用粵語版發行啊啊啊啊~

幸運是我.5.JPG

 

創作者介紹

媽媽, 請買兩隻大象給我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