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我個人的主觀觀察,目前坊間給動畫電影《瑪麗與魔女之花》負面評價的文章,多數來自一個主觀印象:「本片導演米林昌宏是宮崎駿的Copying、本片出品公司Studio Ponoc是Studio Ghibli的Copying」,所以這篇文章我們就先從Copying開始講起。

要列表實在太簡單了,凡是有看過一輪吉卜力作品的人都可以說出《瑪麗與魔女之花》中的幾點既視感:掃帚與黑貓、不知名的歐洲小鎮、片假名發音的外文姓名、不太可愛的女孩、健壯的男孩、缺席的父母…感覺乎處處都是宮崎駿慣用的設定。甚至我還可以指出非吉卜力的Copying:片中的動物大逃亡以及動物實驗與虫Production的作品《森林大帝》(1997與2009兩個版本)有異曲同工之妙。但這種Copying是一種原罪嗎?我最喜歡的導演高畑勳的作品《太陽王子霍爾斯的大冒險》(雖然這部動畫並非吉卜力系列)片中許多設定即來自1957年俄羅斯動畫片《冰雪女王》(Снежная королева);另外我也在宮崎駿的《紅豬》諸多龍套角色中看到手塚的影子…所以我個人不認為這樣的Copying有非常大的問題。

瑪麗與魔女之花_6.jpg

下文有雷

《瑪麗與魔女之花》的女主角瑪麗剛搬到小鎮與一位老奶奶同住,家裡還有一個婦人女傭與老爺爺園丁,瑪麗的父母則因為某些不知名原因耽擱了搬家行程。11歲的瑪麗是個除了活力之外幾乎一無是處的少女,她也為這樣的自己感到焦慮。因此當她發現使用了魔女之花,她不但可以騎著小掃帚飛天鑽地,還會使用魔法並獲得魔法學校眾師生的稱讚,瑪麗無法控制自己的虛榮心。直到魔法學校的校長與老師為了得到魔女之花竟然綁架她的鄰居彼得,在營救彼得的過程中又發現一堆無辜動物被抓起來做實驗,瑪麗才後悔自己的愚蠢。最後,她與彼得合力救出動物們,但彼得卻不敵魔法的力量,被校長抓走準備進行最後的人體實驗….

瑪麗與魔女之花_5.jpg

11歲(或者13歲)的少女、魔法、掃帚、貓以及無關戀愛的鄰家男孩,看到這裡你可能會覺得這不就是《魔女宅急便》嗎?不好意思,對我而言《瑪麗與魔女之花》剛好是個跟《魔女宅急便》完全相反的故事。《魔》的劇情設定雖然是13歲的小魔女需要獨立生活1年才能夠以「合格魔女」的身分回家,但整部電影琪琪都散發出「想成為普通人」的信號,看似著急於無法跟貓咪吉吉對話、無法騎著掃帚飛天,但某種程度來說這應該就是琪琪想融入普通社會的潛意識作為。《魔》的結局是琪琪恢復了魔法又能飛天,但她再也無法跟吉吉對話,我想某些觀眾可能會很失望這種結局,但對導演宮崎駿來說這是一個必然,因為「對琪琪來說,住在一座城市裡、接受訓練,就意味著不再有掃帚,不再有吉吉,她要獨自走在城市的道路,她必須和人們交談。」這段話我想可以總結為:琪琪已經變成一個普通人。

瑪麗與魔女之花_4.jpg

但《瑪麗與魔女之花》的瑪麗卻想要改變普通人的身分當一名魔女,因為只有在使用魔法的時候,瑪麗才能感覺到自己存在的價值(猶如千尋也要找到一份工作才能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誰知道這存在如此之薄弱,很快就被戳破自己是假魔女一事。瑪麗正視自己是普通人的事實,甚至放下自尊心讓紅毛猴子當自己的替身,終於救出彼得,也領悟到成長需要的不是點石成金的魔法,是日常生活中的細細體會。

瑪麗與魔女之花_3.jpg

必須承認《瑪麗與魔女之花》各方面表現來都是持平的,不論是劇情鋪陳或是人物設定,最出色的是配樂以及由SEKAI NO OWARI主唱的片尾曲《RAIN》。但我並沒有感到失望,原因不僅僅是一開始我就不願意把它跟吉卜力的任何一部電影相比,而是透過這部電影所有跟宮崎駿作對的一切設定,我看到了導演麻呂(米林昌宏)以及製作人西村義明想要突破的勇氣。

除了上述提到琪琪想當普通人、瑪麗想當魔女如此極端不同的角色目標以外,在《瑪麗與魔女之花》還可以看到麻呂導演把魔法與科技混在一起討論,這種混淆幾乎沒有發生過在吉卜力的任何作品中在宮崎駿的作品裡,科技就是科技(《風之谷》、《天空之城》),魔法就是魔法(《霍爾的移動城堡》、《神隱少女》),宮崎駿一直以來自我矛盾的就是他認知科技會帶來滅亡但無法否認自己是個科技迷的事實(《風起》),一如希達說的『現在,我終於明白瞭解拉普達為什麼會滅亡了?根要紮在土壤裡,和風兒一同生存,與種子一同過冬;與鳥兒一同歌頌春天。不管擁有了多麼驚人的武器,也不管操縱著多少可憐的機器人,只要離開土地就無法生存的!』所以他的作品有時創造魔法,有時寄託科技,但分界點很清楚(這點直到《崖上的波妞》才稍微有點打破),以防自己太過於傾斜到哪一邊去。但麻呂導演沒有這樣的包袱或思考深度,他不需要小心翼翼的去區分這兩者,所以在這部電影裡他讓魔女/魔法師發明「機器」來進行物種改造並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此外,與宮崎駿、高畑勳的黑暗悲觀相比,不得不說麻呂以及西村義明兩位「年輕人就是年輕人」,《瑪》片從頭到尾正能量全面的發射,也讓這部電影註定與兩位老前輩的人生觀分道揚鑣。阿席達卡苦笑著對小桑說『你在森林,我在達達拉城,我們一起活下去。』對比瑪麗對彼得說『我們約定好要一起回家』…讓我忍不住感嘆「年輕真好」!

瑪麗與魔女之花_2.jpg

無法確定這樣的分道揚鑣是好是壞,畢竟吉卜力或者宮崎駿這套已經走了30多年,以結果論來說,觀眾與評論是買帳的。如果西村義明的Studio Ponoc是有意識的想跟前輩們說再見、唱反調,可能需要更強的心臟跟錢包為後盾才行。但我願意給這樣的創作者更多的鼓勵與支持,希望你也是。

瑪麗與魔女之花_1.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麒麟似不象 的頭像
冰麒麟似不象

媽媽, 請買兩隻大象給我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