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這麼一首曲子,是不管什麼時間、什麼地點聽到,不管重覆聽了幾次都還會讓你感受到某種溫度?對我來說,坂本龍一的作品--「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就有這樣的一股魔力,每次像是第一次聽到一樣動人心弦。
 

「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是日本名導大島渚作品《俘虜》(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同名電影主題曲。 80年初期,坂本龍一在導演大島渚的邀約下,同意擔綱電影《俘虜》一片男主角,一同演出的還有另外一位音樂名人大衛·鮑伊(David Bowie)。據說,一開始從沒演過電影的坂本斷然拒絕導演這莫名其妙的邀請,但在導演三寸不爛之舌的說服後(後來大島渚也是這用招死纏爛打說服我家龍平演《御法度》+_+),坂本終於點頭答應,但附帶了一個條件是「音樂要給我做我才要演。」就在這孩子氣式的討價還價中,1983年,坂本龍一演了一部偉大的電影,同時也完成了一套偉大的電影原聲帶。

35年後,2018年紀錄片《坂本龍一:終章》就是以我最愛的「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為開場音樂,看著大螢幕上那個白髮蒼蒼的溫文紳士,實在很難把這位儒雅的藝術家跟《俘虜》裡那傲嬌的日本軍官聯想在一起。當然,變化的不是只有外在,當坂本龍一獻寶似的把玩起個各種非正式樂器時,我們才感受到時間的流逝,坂本已經從那個相信電腦、相信合成器的前衛Electronic Musician,變身為不斷實驗各種跨媒介(或者混合媒介)的聲音帶來悸動的聲音藝術家(…creating occasions for sensing music also in other ways than perceiving physical sounds.)

photo2.jpg

不過,請不要誤會了,《坂本龍一:終章》並不是一部有時序有開場有結尾的紀錄片,這更不是一部 誇耀坂本多麼有音樂才華、多有智慧的「大師生平」電影,我個人認為這也是《坂本龍一:終章》之所以能入選威尼斯影展非競賽單元、獲得日本報知電影獎特別獎以及受到眾位影迷推崇的原因。本片並非坂本龍一音樂之路紀錄片,而是讓觀眾看到(聽到)大病初癒的坂本龍一、正在從311海嘯傷害中復原的日本如何影響了新專輯《async》的誕生---坂本設想自己正在為一部不存在的安德烈•塔可夫斯基(Andrei Tarkovsky)電影製作配樂,"async"(不同步)憂慮生命終結議題、關心人們不同觀點的相互作用。除了介紹 《async》的製作過程 ,電影也提到坂本過往製作音樂(尤其是電影配樂)時候的一些小趣聞,例如一開始《末代皇帝》的製片非常臨時急Call坂本去中國長春軋一角,結果他人到長春了又跟他說「後天要拍登基的戲不如你做點音樂吧!」(想不到國際大製作也可以這麼隨性)。之後又提到他年輕的時候可以在短短一周內譜出40首樂曲,但生病之後接下《神鬼獵人》配樂的工作卻一度讓他感到力不從心….這些過往點點以及現今的生命理念,在紀錄片裡都猶如吉光片羽般珍貴卻又俯拾皆是。我很喜歡坂本在紀錄片裡面說的:電影配樂製作會有自由上的限制,但這種限制是必要的。這短短的一句話,可以看出本坂對音樂的態度、對他人的尊重、以及對自我的要求。優秀的創作(者)必然要傲視一切嗎?從他身上看到否定的答案。

photo.jpeg

大師不用一一說明他的創作理念、導演也不用一一列舉大師的經典語錄,《坂本龍一:終章》長達5年的貼身紀錄,讓我們看到那個曾經相信科技會帶領日本不斷向前、曾經相信電腦可以做出人類做不到的聲音的高傲少年(雖然他有這個高傲的資格),化身為花甲之年的體弱老人,卻用同樣坦蕩的神情反對代表科技的核能廠以及在工作室其樂陶陶的試驗各種器具發出的聲響。坂本可能恐懼死亡的到來,可能害怕生命的終結,但也正因為如此,即使是一架已經在海嘯中死掉的鋼琴,他也願意讓它作品裡發聲。或許這是因為他相信既然生命不是永不乾涸的井那就要努力地記住每個聲音、每個時刻。

photo5.jpg

“因為我們不知道何時生命將近,所以我們總以為生命是一口永不乾涸的井。然而有許多事情一再發生,說真的,你記得多少?童年某一個特別的午後,你生命中如此重要的某些午後,你忽略不少。一生中揮之不去的人和事,你記得的也許四、五個,也許還沒那麼多。有幾次你仔細看過滿月上升?也許二十次吧,然而人們覺得一切都可以任意揮霍。”~《遮蔽的天空》(貝托魯奇)

photo4.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麒麟似不象 的頭像
冰麒麟似不象

媽媽, 請買兩隻大象給我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