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其小說改編成影視作品的數量並不多,第一部是1981年《聽風的歌》,這部長度約105分鐘的電影導演是村上在精道中學的學弟大森一樹;第二部是同樣就讀早稻田大學的山川直人在1982年將《麵包店再襲擊》以及《遇見100 %的女孩》分別改編成長度約10幾分鐘的短片;1988年,已故日本導演野村惠一改編短篇《泥土中她的小狗》(影片正式名稱為"森の向う側");2004年時,可能女主角是宮澤理惠的關係,市川準執導的短篇《東尼瀧谷》知名度似乎比前幾部高了很多;2008年還有一部由陳冲主演的英語發音電影《神的孩子都在跳舞》有點落寞的在拉斯維加斯影展(CineVegas Film Festival)首映;其後由知名越南裔導演陳英雄執導的《挪威的森林》,於2010年在村上粉絲之中造成不小的轟動,畢竟那是截至當時為止,村上最知名的長篇小說。然後電影界又讓村上迷等了(或者鬆了一口氣?)8年,2018年,同樣也是文青最愛的韓國導演李滄東終於帶著《燃燒烈愛》(原時報版中文小說名:<燒掉柴房>)與書迷/影迷見面了。

燃燒烈愛 改編.2.jpg

為什麼我會在文章的開頭細數村上改編作品列表呢?想必多數的人應該有發現上述的影片,我們比較熟知的還是《東尼瀧谷》與《挪威的森林》這兩部,其他幾部甚至沒聽過竟然有電影版。又,即便是我們最熟知的小說,又是日本人拍攝的這兩部大製作,但顯然村上迷似乎沒有很買單。簡言之,這位跨越語言、文化界限的暢銷作家,其故事改編的影視作品好像評價不高,為什麼?我也很好奇,希望有狂熱粉絲能來分享一下。

雖然我並沒有真的將這些改編的影視作品看全,但看了預告(如: "森の向う側")或者片段(如:《麵包店再襲擊》),或者看了一個奇怪的西班牙語口述影像版的《神的孩子都在跳舞》,這些影片縱然再改編的程度上有幅度的不同,但基本上他們忠於原著的創作方向是一致的。我所謂的忠於創作方向並不是一字一句、一場一景都跟小說一樣,而是指那個自絕於「庸俗世界」的人物設定

燃燒烈愛 改編.3.jpg

村上小說的主角多少都有點極端的設定:有非常非常有錢的、非常非常窮的、非常非常愛聽歌劇的、非常非常在乎義大利麵條烹煮時間的、非常非常執著於計算歲月時間的;也可能是讀了很多書的、或完全不喜歡看任何印刷字的、自認不善言辭但辯起來也不輸人的、隨時都將被壓到性暴力襲擊的。而不管是哪種極端,這些人物全部都有一股特質—他們不屑於這庸俗的世界,所以即便表面上他們也曾自甘日復一日的平庸,但命運或者他們本身的氣質一定會將奇怪的事情引來身邊,然後開始一段不平凡的旅程。

但是2018年李滄東的《燃燒烈愛》竟然成功擺脫這束縛的枷鎖,在電影裡型塑了三個平凡的人物,尤有甚者,我認為《燃燒烈愛》反諷了村上小說裡慣用的中產階級、知識分子以及男性沙文的觀點。

影片的男主角從家裡有一部「全自動換片唱機」以及總是聽「平克勞斯貝」或者「宅可夫斯基」唱片的悠閒中年男子(至少在小說裡他沒有上班也不缺錢),變成一個貧窮的送貨青年司機鍾秀。而女主角出場的方式與場合也完全沒有小說裡的特殊氣質,她只是一個俗艷的Show Gril 海美,男配角班在原著中那種有錢人的餘裕也成了只是一種獵艷工具的自我武裝。

燃燒烈愛 改編.5.jpg

我突然就覺得,螢幕上的這三個人是否也曾想跟小說裡的那三個人一樣:在聖誕節的時候會去挑選美國鄉村歌手Willie Nelson (威利尼爾森)的聖誕歌曲錄音帶給表弟、為了錢或者為了更單純的原因且非常自願的跟男人睡覺、以及吸吸大麻偶爾幻想自己燒掉宅房。但鍾秀是因為父親坐牢所以只得抱著小說家的夢回鄉打工的鄉下青年、海美是靠著整形與跟男人上床賺錢還卡債的普通女人,班是周旋於高級派對無聊到打哈欠也不離席的有錢人。他們可能一度認為「寫小說」、「到非洲自助旅行」、「策劃燒掉柴房」是如此的特別,可以讓自己脫離那可厭的「庸俗世界」,但終究孤獨並不能將他們從庸俗拯救出來

燃燒烈愛 改編.4.jpg

我不是很確定電影的結局是導演的寓言或者嘲諷,鍾秀認為班應該對海美失蹤負責,他策劃了一個超完美謀殺案,殺了班,然後住進海美的房間開始寫小說。

如果改變需要流血,沒有人願意用自己的血當代價,至少在台灣、韓國、中國,大家似乎很樂意用有錢人的血來洗刷一些社會問題,然後坐著朝向南山塔(首爾塔),以此為目標前進。

燃燒烈愛 改編.1.jpg

我覺得《燃燒烈愛》並不是一部改編電影,對我來說他已經完全是李滄東的電影。(是不是一部好的李滄東電影,則是另外一個題目了)

話題回到文章的一開始,我所提出的"村上作品改編的電影似乎不是很受歡迎"?我自己沒有很喜歡這部《燃燒烈愛》,但至少目前看來,他是最受推崇的一部。或許村上的書迷或是世界的影迷一直在期待打破村上桎梏的電影出現,對我來說,最起碼《燃燒烈愛》做到了這一點。

註:資料顯示改編作品還有一部瑞典的短篇《跳舞的小矮人》,但大象我找不到太多資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麒麟似不象 的頭像
冰麒麟似不象

媽媽, 請買兩隻大象給我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haydie
  • 聽說村上不太喜歡自己的作品影視化,所以版權把關很嚴格?
    另外又聽說過另一個傳說(?)
    說岩井俊二在訪問中說情書原本是想改編挪威的森林,
    但因為聯絡不了村上,
    所以改成現在這樣?
    我沒有看過這訪問,只是聽說
    岩井的感覺和村上會不會比較合?
  • 現在對岩井也不敢太期待……這樣回頭想想,其實李滄東整個砍掉重煉好像是比較明智的改變手法…

    冰麒麟似不象 於 2018/09/18 00:03 回覆

  • 假面騎士
  • 不知道是不是村上意識到時代不同了

    還是有出版社的壓力

    對於作品影像化好像沒這麼嚴格了

    蠻好奇這一點的
  • 我覺得不是日本導演也有差~他好像對海外就是比較寬容(當然他有他的一套說法啦~)

    冰麒麟似不象 於 2018/09/30 23:13 回覆

  • haydie
  • 岩井只有情書好看,所以真的是村上加持嗎? XD
    其實村上這種感覺大於敍事的作品很難改吧?要改便要大改
    PS 我覺得東尼瀧谷電影很好看呀,不知道我算不算(曾經的)村上迷 XD
    PPS 我也覺得村上偏心外國人。不知道真假 -> 曾經聽說過他父母是日文教師,從少迫他看日文文學,所以令他很討厭日本文學。
  • 沒錯~要改就是要大改~《燃燒烈愛》算是大改,所以評價很不錯。
    《東尼瀧谷》其實我也滿喜歡的,畫面滿乾淨的算是有村上感吧~不過就是太照本宣科,影評界不愛。

    村上對於偏心外國人有他的一套說詞,例如:他身為日本作家有責任在海外推廣作品...之類的。
    他的童年他說起來是滿自由的,根據我抽絲剝繭並沒有太多父母的陰影。最陰影的是國中老師(就是會用木棍敲學生頭的那種和尚學校)他對權威很反感好像是那時候養成的。

    外國文學一方面是住大阪,可以用很便宜的價格買到水手留下的原文書,還有大學的時候因為上課很無聊,就跑去圖書館讀原文電影劇本這類的。他確實有說過年輕時覺得"日本古典文學不怎麼樣"的話(出處要找一下)。不過他也曾經強調過"現實生活的父親跟我之間並沒有什麼大問題"這種話就是了。

    冰麒麟似不象 於 2018/10/13 17:11 回覆

  • haydie
  • 要強調沒有大問題本身就是一個大問題了
    村上先生有這種幽默感,難怪寫的小說輕鬆易讀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