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屍速列車》第一個反應是:「這也太像《駭人怪物》了吧!」
愛你不怕死的父女情、莫名其妙的生技實驗/病毒感染、掩人耳目的政府發言、失控的城市、成堆的屍體…

下文有雷

愛你不怕死的父女情:《屍速列車》=《駭人怪物》
兩部片都是中年阿爸搭配小學女兒的生死闖關。《屍速列車》孔劉飾演的精英老爸是標準的高富帥俱樂部成員,身為投資基金經紀人,理所當然開好車、住豪宅。但是忙碌工作的代價是不完整的家庭,老婆鬧離婚、老媽很寂寥、女兒很孤單。不僅食言沒去參加家長會,以致錯過了女兒秀安的才藝表演,甚至買了去年已經送過的玩具想討好女兒。一開始發現自己搭上喪屍列車的時候,孔劉設法聯絡上軍中舊識,準備帶著秀安兩個人偷偷往安全的地方移動,想不到秀安對著她大喊:「爸爸,你就是這樣,媽媽才會離開你」。面對秀安愛的呼喚,而且發現並沒有所謂〝安全的地方,〞加上胖子乘客對秀安也算有救命之恩,孔劉才一反往日的自私行為,跟乘客們團結起來對抗喪屍。

train2.jpg

反觀《駭人怪物》裡宋康昊飾演的阿斗爸爸則是呆笨魯蛇,在漢江旁以一個小車廂為據點,賣些小吃零食給來河邊休憩的遊客,因為腦袋不太好,所以還要靠比較精明的老爸跟女兒幫忙。但是一家人感情似乎不錯,尤其是女兒賢書聰明又活潑,不僅是爺爺與父親的心頭寶,射箭國手姑姑以及前學運高手目前是失業大學畢業生的叔叔更是打從心裡疼她。發現賢書被怪物抓走後所發出的手機訊號,本來還在靈堂前大打出手的一家人也團結起來,準備到下水道去救賢書,雖然阿斗老爸是裡面這是戰鬥力最弱,而且常常扮演豬隊友的角色,可是即使是被美軍抓走施虐依然阻止不了他想衝進下水道救女兒的決心,實在是感人啊~

兩部影片的小女生心地都很善良,秀安希望能帶大家一起逃走;賢書則是自己已經命懸一線,卻還不忘照顧同為天涯被吃人的小弟弟。

基本上因為兩個老爸設定的背景不同,而且牽涉親情,所以無法PK比較,在這裡先宣布他們平手。

the host.2=3.jpg

莫名其妙的病毒感染/生技實驗:《屍速列車》=《駭人怪物》
《屍速列車》雖然沒有清楚交代,不過從前後文觀眾大概可以猜到病毒是出自一家位於山中的無良生技公司,其實一開始地方政府應該就有發現不對勁,但卻未能誠實面對反而想刻意隱瞞,病毒才會從鹿再傳染到人。(也許在這之前還有雞鴨豬,Who knows)
《駭人怪物》則是因為美軍拼命往漢江傾倒有毒廢棄物,以致引發魚類病變,最後變成一條水陸兩棲的吃人巨獸魚。

the host.1.jpg

當然,大家不要以為傾倒有毒廢棄物只是會養出一隻怪獸,也不要以為只有美軍才會丟這些有毒垃圾。事實上,以每兩年一次的速度在換各種3C用品的我們,都是那個製毒兇手,這些被我們丟棄的3C用品與家電因為還有提煉廢金屬與塑膠再製等利用價值,因此被非法運往非洲、亞洲做回收、拆解,例如在中國貴嶼,這裡使用家庭工廠的方法,徒手提煉IC面板的金屬或者用人工火燒鼻子聞的方式分類塑膠,水與土壤已經全部都嚴重汙染,但居民依然用這些水泡茶、泡牛奶,在貴嶼,有八成的兒童有鉛中毒的癥狀;在非洲迦納,這裡的青年甚至兒童也加入徒手拆解電子垃圾的行列, 這裡的空氣還有水都已經汙染,連襁褓中的嬰兒也都呼吸著有毒的空氣。

看《屍速列車》時會想到SARS、MERS、茲卡、伊波拉等病毒都是從動物開始傳染到人類,然後因為可以人傳人所以一發不可收拾,再搭配電影裡屍咬人的畫面,回想當年SARS流行的時候,連握手都不敢,窩滴天阿~真的好可怕啊啊啊!

train3.jpg

可是亂倒有毒廢棄物也是一樣可怕啊!!想想因為這些有毒物質影響水源、空氣、土壤,吃的喝的呼吸的都是毒~是真正的殺人於無形阿!!
所以這局這這兩部片依然平手XDDD

延伸閱讀:【你知道我們用完的電器產品都去哪兒了嗎,西非真是個可憐的國家

自私的人性:《屍速列車》>《駭人怪物》
兩部片都有路人為了阻止怪物進來而將門關起來的行為,然後關門後自私的人自食惡果;也都有怕病毒感染而將懷疑對象隔離/抓捕的戲碼。不過《屍速列車》在這方面著墨比較多,尤其那位反派(千里馬客運營運長)為了活下去而不斷〝抓交替〞同團隊友,很明顯的要表現人性的黑暗面,所以這一局《屍速列車》勝出。

掩人耳目的政府發言:《屍速列車》<《駭人怪物》
《屍速列車》可能導演想要表達的重點不同,所以諷刺政府的篇幅不算很多,當然也是因為政府單位真的已經自顧不暇,光是打喪屍、弄清真相就已經分身乏術,哪有時間放什麼假消息~在電視新聞呼籲「狀況已經在控制內,請勿驚慌…」等睜眼說瞎話,大概是一般等級的白癡政府。我個人覺得依照導演以往作品的負面能量,秀安跟孕婦的下場應該是被軍人槍殺,可惜這是一部商業電影,為了大多數「充滿愛」的觀眾,導演安排了一個較為溫馨的結局。

《駭人怪物》裡的政府就真的是超級可惡,先是不分青紅皂白的把所有〝疑似〞感染的人聚在一起,不相信阿斗說的有生還者不願意去救賢書,甚至放假消息說這逃跑4人組身上有病毒,影片中混混叔叔說「媽的,他們講什麼病毒」爺爺回「哎呀~政府這樣說我們也只能逆來順受啊~」

the host.2.jpg

後來阿斗又被抓回美軍營地,那些毫無人性的在他人土地上作威作福的美軍,就像那些無所不用其極在伊拉克阿布哈里卜監獄虐待囚犯一樣,明明知道沒有病毒(沒有毀滅性武器),卻利用各種非人的手段折磨對方(沒有麻醉就要開阿斗的腦、各種性虐待),除了頭髮都要站起來的〝髮指〞兩個字,我不曉得他們還值得什麼評價。

延伸閱讀:【美國虐囚照片再次公開 場面觸目驚心膽小慎入

我個人因為非常喜歡韓國三寶第一寶奉俊昊,所以私心當然是偏愛《駭人怪物》多一點,更何況《駭人怪物》早在2006年就已經點出韓國社會的各種卑劣本質。而我最喜歡《駭》的橋段之一是阿斗的弟弟向以前一起搞學運的同學求援,想不到最後被同學出賣,差點被警察抓走。大家都知道,曾經韓國人最引以為傲的(而我們台灣人曾經最羨慕的)就是他們激烈不怕死的學運、工運以及他們異常團結且高度動員的勞工階層,誰知一旦走入體制,曾經的青春回憶竟成了不堪回首的往事。

train.jpg

不過《屍速列車》部分與時俱進的設定也值得一個大拇指,例如男主角的職業是基金經紀人,最擅長的就是逼死散客這種無良戲碼,所以劇中胖子稱他為「吸血鬼」,這不正與本片真正主角「喪屍」有種對照的喜感嗎?又或者劇中很搶眼的高中生們,不也在諷刺2014年「世越號」沈船事件嗎?

所以基於這樣的設定,我真的神煩那些「韓國電影能台灣為什麼不能」的論調,韓國這個國家都快撞車了有沒有看到啊?!導演拍《屍速列車》不是要給我們看鮮花是他想拔野草啊!(戳腦袋)

天下雜誌曾專訪過導演『而在現實中,首爾車站廣闊的地下道從不關閉,無論炎熱的6月天或寒冷的冬天,都是無家可歸的街友重要的棲身之地,政府明知卻不聞不問,根本是韓國亮麗經濟成長外表下,嚴重貧富落差的表現。 有人說發展總會有取捨‭(‬trade off‭)‬與代價。但如果國家發展的斐然成績,代價是將人民變成一群如同Walking Dead的殭屍來支撐,你會不會想要這種「取捨」的結果?』(來源)

然後,不斷在討論那個反派有多自私的言論我個人也覺得很可笑,這不就是人性嗎?當年SARS,政府不分青紅皂白封鎖和平醫院,甚至還召回原本不在院內醫護人員返院隔離的時候,有多少人站出來為關裡面的人講話?。大家不都只是因為〝害怕〞有帶原者出來趴趴走,而希望將他們集中在一起,而這個〝他們〞有多少個可能帶有病毒、有多少個根本就是健康者被集中在一起反而會被感染,我們在外面的人在意嗎?我們跟那些不願意男主角一行待在同個車廂的人有不同嗎?

php4Vq8k5.jpg

(我又扯遠了)

前面說過我個人私心比較偏愛《駭人怪物》,所以看到《屍速列車》聲勢如此浩大的時候有點嚇到,不過冷靜分析一下,我認為有兩個原因使得《屍速列車》整體宣傳效果比《駭人怪物》強大許多。第一個原因是:《屍速列車》的場景(高鐵/火車/捷運)比《駭人怪物》(休憩河岸)更能引起多數人的恐慌;其次,10年後,不管是大眾傳播媒體、網路媒體或是所謂的自媒體其實都擺脫不了傳播理論中的「沉默螺旋效應」(數派的聲音越來越小,多數派的聲音越來越大)…不過目前網路上查到的中文資料,兩部片的成本與票房好像數字都非常的接近就是了。

寫到這邊我突然覺得很悲哀,事實上這兩部影片在客觀條件上來說,並沒有孰優孰劣,我悲哀的是這世界完全沒有改變,企業依然喜歡挑戰各種化學實驗以及有毒物質、資本家依然熱衷於竭盡所能掏空散戶、政府依然習慣鬼打牆官腔與隱瞞真相,所以才會有《屍速列車》在10年後接棒《駭人怪物》。

Abu-ghraib-leash.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麒麟似不象 的頭像
冰麒麟似不象

媽媽, 請買兩隻大象給我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