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毆熊殺樹_Taiwan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年四月金馬奇幻影展出現一部不思議的電影片單 ─《我是一片雲》─ 標準瓊瑤式三廳電影,由林青霞、秦漢、秦祥林主演。
為什麼會說這是不思議的片單呢?
奇幻(Fantastic),顧名思義這類的影展多側重在幻想(fantasy)、恐怖(horror)、科幻(science fiction )以及色情、實驗等片型。之外,也比較著重小成本製作的獨立製片或偏愛大導演成名前的作品。在歐美地區可能還會將動作片、武俠片等亞洲電影納入其中,猶如寶萊塢的歌舞片是台灣金馬奇幻影展的必備名單。
由此看來,無論怎麼解釋,《我是一片雲》這樣的愛情電影出現在奇幻影展之中就是不太合情理。就好像一隻鴨子混入了一群天鵝之中一樣...或者也可以說是一隻天鵝混入了鴨群之中....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標題看起來很自大我知道,但這確實是我多年來的心境轉折。

第一次知道楊德昌應該是1991年《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到底基於什麼樣的原因讓當時還在接受國民教育的我有機會接觸到這麼藝術的電影已經不可考,大抵是看到帥帥的小鮮肉張震或者是被片中小貓王迷幻的歌聲給吸引吧。

當然,以我當時的智商是根本不可能看懂這部電影,就跟更小的時候看享譽海內外的《悲情城市》一樣,最後只有得到”黑黑的”這種印象。

看不懂不致於讓我給影片或導演負面的評價(這點廉恥心我還是有的),只是在這之後陸陸續續在報章雜誌上看到楊德昌導演以及若干與他同輩的影視工作者對台灣的種種不滿,感覺他好像除了恨戲院制度、補助制度也恨我們這些無腦的平民觀眾,因此多年後有機會看到那兩部我大喊一聲啊!的《獨立時代》與《麻將》,我焦慮到想大聲跟楊導說掰掰再見不送,內心直想:你憑什麼恨我?我不想因為這樣的作品被你恨啊~~~

一一 電影2.jpg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雷

再見瓦城 柯震東.jpg

初看《再見瓦城》陷入20多年前看《愛在他鄉的季節》時的沉重與抑鬱。我一直很好奇,像華人這麼一個強調「根」與「源」的民族,卻在過去半個世紀中不斷在世界各地遷徙移動,從故鄉到他鄉,當他鄉成故鄉,又總是再一次離鄉遠走。這個出走可能是被迫可能是自願--就像阿國與青蓮的祖輩因為戰亂從雲南等地逃到緬甸落地生根;就像阿紅用盡心機拿到的美國簽證。但更多是進退不得的維谷--就像阿國與青蓮因為經濟因素從緬甸偷渡到泰國打工;就像南生為了尋妻從巴拿馬到墨西哥再到美國的流離轉徒。

文章標籤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言:本文對這部電影有諸多批評,但似不象還是會推薦大家去看,理由如文章。

這一陣子有兩部電影主題都是跟大自然&自殺&日本相關,一部是比利時導演芳亞達貢塔拉(Vanja d'Alcantara)的作品《心的靜寂》(KOKORA);另一部則是文青愛導葛斯范桑Gus Van SANT的新作《青木原樹海》(The Sea of Trees),所以一開始看到由郭承衢導演的台灣電影《德布西森林》影片預告時,我還以為這也是一部類似題材的電影。

2016082268317505.jpg

 

下文有雷

文章標籤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的西門小故事》包含兩個很難處理的電影主題:自傳式電影以及用電影講電影。

看「自傳式\傳記式」電影的時候,我總是疑心病很重的猜測某一段劇情一定誇大了、某一個角色一定美化了。因為人總是不可避免的要為自己說好話,保護一下自己形象,這是人心。而且這是一部給大眾看的電影,不是什麼私密日記,“誠實”不是最必要的,因此我一直認為不用期待在這種「自傳式\傳記式」電影中看到什麼真實或歷史,但是反過來說。既然無法看到真正的你,我為什麼要去看一部關於你的電影?

「用電影講電影」則是一不小心會變成抱怨文或爆料文(而且還很長),好笑是好笑,像港片《低俗喜劇》或者美國電影《大製騙家》(Bowfinger),可是笑完了還不就這樣,片廠(電影公司)還是繼續用他財大氣粗的金牙閃死你啊…

西門小故事.2.jpg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昨天在緯來電影來看到《青田街一號》。說實話,這部電影比我想像中好看一倍左右。


下文有雷

青田街一號.5.jpg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將近20年前,我在大學時期曾經做過一個小組作業,記得那是一門名為『當代傳播問題』的2學分課程,而我跟同學選的題目是「台灣當代電影研究~高貴而寂寞的年代」。
那個時候台灣電影工業正處在低潮中的低潮:商業無能、類型式微、敘事閹割;那個時候正是所謂的"藝術電影"與"商業電影"吵得最兇的時候(如果給雙方各一把刀大概立刻會當街對幹起來):爭吵輔導金分配不公平(奇妙的是片商喊不公平,藝文創作者也喊不公平)、爭吵台灣電影沒有戲院要播映(或者播映了幾天立刻被下片或者播映時段是中午跟半夜12點)、爭吵戲院票房數字一直無法電腦化或透明化、爭吵第四台電影台建立是不是壓倒台灣電影的最後的一顆稻草,爭吵金馬獎給獎的基準就是當年賣座最差的那一部。其中最荒謬的就是1995年台灣片商工會發函至世界各大影展要求抵制電影人焦雄屏。

童年往事.jpg

那是一個很偏激的年代,香港電影不斷出現仿製「王家衛風格」電影:自閉的人物、大量的口白、散漫的敘事、手搖加廣角的攝影畫面、MV式的剪接風格;台灣則似乎偏愛仿製「侯孝賢風格」:長鏡頭(很遠又很久)、自然光(很暗都看不清楚)、素人演員(講話有點喃喃自語聽不太清楚),以及叫明星(或演員)演自己。

文章標籤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選在鬼月上片的《屍憶》的英文片名是” The Bride”,看到這個片名的第一個反應是:世人到底是有多害怕”新娘”(或未婚妻)這個身分呢?為何美麗的未來人妻最後總會變成淒厲的鬼新娘呢?

這個問題難道不該回頭問問那個西裝筆挺的新郎倌嗎?是什麼際遇讓好好一個美女"人不當要去當鬼"呢?(抱歉~我激動惹~)

總之,今天我們就小小回顧一下幾部電影裡的鬼新娘吧!

片     名:《暫時停止呼吸》(港名:《殭屍先生》)
英     文: Mr.Vampire 1

文章標籤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張作驥在還沒當上導演之前,曾擔任過侯孝賢導演的助導,是拍1989年的《悲情城市》,聽得懂廣東話的他(父母是廣東人)也在1992年跟著徐克拍了一部《棋王》。侯孝賢的工作方式常常是為了”等一朵雲”所以一天只拍一個鏡頭,徐克的則是”觀眾不會管這個光的”所以一天可以拍上100個鏡頭。

張作驥說自己的工作模式大概是介於這兩個大導演的中間。

對我來說,確實也是如此。張作驥的作品像侯導早期的電影一樣,多少都有自己的投射在裡面:存在感很強的媽媽(即使是已經過世的角色)、在河邊看風景在海邊散步(他本人在淡水長大)、對青少年男性情誼的嚮往或者對語言的迷戀,另外他早年作品常啟用素人演員的呈現方式,也會讓人聯想到侯孝賢導演;但他後期開始與職業演員合作(即使是新人也都是表演科系)、劇本兼有精準的對白與飽滿的情緒、無可挑剔的場景陳設以及每每戲劇性的轉折,則是跳脫了一般觀眾我們對獨立製片的想像。

簡言之,張作驥的電影不像侯導的那麼難吞;也不像徐老爺的那麼好吃,可是後座力很強,往往讓你吃下肚後才開始感受他的味道,這味道在肚子裡翻攪,讓人坐立難安。

文章標籤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感謝朋友關照,這周有機會去看了紀錄片《太陽,不遠》。但其實在進戲院之前我的心情是忐忑的,因為這部《太陽,不遠》從海報設計到網路文宣,都給人一種遠在天邊的神話感,很害怕是某種謳歌電影。看過之後內心有鬆了一口氣,紀錄片對「太陽花學運」當然是抱持著肯定的立場,但也多虧導演李惠仁與李家驊分別執導的『看不見太陽的那幾天』、『烈焰下的崩解與重生』這兩個段落,讓影片還沒有到歌功頌德的地步。

sun-1.jpg  

整體來說,因為是多段式電影,所以段落之間確實出現了參差不齊的狀況,而我個人覺得這跟導演的功力比較沒有關係,是整體的編排上有些問題。但如果把這部影片當成是一種社會協調功能電影或是運動工具,我看到的這些問題也不會是問題了。總之,如果你認為太陽花學運是個會在你個人的記憶體中佔有一些空間的話,去看紀錄片《太陽,不遠》是你加強這記憶的最好方式,這就像是將電腦裡的資料夾設定安全性權限一樣,可以修改但不能刪除。

今天大象我想要講一些題外話。

文章標籤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在《光影語言-當代華語電影導演訪談錄》(麥田:2007)一書中,給張作驥下的標題是「從邊緣拍攝」(Shooting from the margins ),我覺得是非常精準的評語。

 

第一次看《黑暗之光》的時候沒有什麼感覺,但多年後,有一天朋友帶著激動的情緒打給我問:「爸爸跟范植偉(阿文)到底有沒有死?!為什麼他們突然又出現?」我才驚覺-啊!這不是跟我最喜歡的《美麗時光》跳水溝的結局是一樣的嗎?那是處於社會中下階層的邊緣人,利用自己的力量在現實/非現實之際,尋找一個出路。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鍾孟宏的導演歷程是許多台灣導演的生涯縮影:拍廣告維生、拍紀錄片維持創作能量、苦等拍攝劇情片的機會。而他耗時三年完成的紀錄片《醫生》(2006)不僅在國內影展獲得多項大獎,並入圍07年的「瑞士真實影展」。 《醫生》一片也讓藝名中島長宏的鍾孟宏獲得投資人的青睞,以3千萬台幣拍攝他的第一部劇情長片《停車》(2008)。

《停車》吸引我的地方不在於那種「機遇之歌」的宿命論,而是那個衰小的西裝師傅或是那個等待兒子/爸爸的一家人甚至是樓下的理髮店老闆,他們的個性、住家、言談是如此的日常,讓主角張震看似戲劇化的一晚有了真實感。

會去看《第四張畫》純粹是因為我喜歡小朋友,只要是跟小朋友有關的電影題材我都會想去看看。而就我豐富的保母經驗看來,《第四張畫》的確有拍出小孩子那不可測的面貌。與中國導演張元的影片《看上去很美:小紅花》有相同的趣味:小孩子的世界不是我們大人想像中的永遠純真、美好。

第四張畫 心得.4.jpg

小男孩小翔唯一的親人過世了,喪禮上有禮儀師的義務幫忙,也有失聯多時的父親老友前來弔唁,但父親火化後,小翔確確實實的只有自己一個人。一個人在操場溜滑梯、一個人在家吃泡麵...看不到老師、同學、親友、鄰居....孩子到學校廚房偷了幾次便當之後,才被一樣是孤身一人的老校工發現。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大多數的台灣電影導演似乎都有一個共同的特質:他們非常喜歡或是擅長把自己的青春印記放到作品裡面。

 

作為新導演侯季然的第一部長篇電影《有一天》也是一樣。

 

沉醉在蘇慧倫甜而不膩的歌聲、想像當兵抽籤的恐懼、抽到金馬獎後在大海中航行的茫然,然後在船上無聊的回想起多年以前的K書中心。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沿著台北忠孝東路或忠孝西路或重慶南路...anyway...在any way上,我們都可以看見一些〝可憐〞的人、事、物。

在牆角蹲了很久,還賣不出一條口香糖的老婆婆;滿身瘡口但眼神無辜的流浪小黑狗;因為車子太破爛無法靠行只能在街上碰運氣,但是現代人都要挑新車所以只能浪費油錢的計程車司機。

會覺得他們可憐,很多時候是因為我們羞恥於自己的行為,只好用「同情心」來為自己的冷漠塗上彩妝:明明走過斑馬線就要去看一張票250的電影,卻對於推輪前來推銷衛生紙、口香糖的小販視而不見;其實預定的目的地並不遠,可能連表都不會跳,卻還是要挑看起來比較新的計程車;看到瘦不啦機流浪狗會為牠們的命運擔心,不過吃完午餐就記不起剛剛那隻讓你有點鼻酸的狗是黑是白還是花?

眼睛看得見的,我們就是這樣表現所謂的仁愛之心,那...眼睛看不見的呢!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其實在看《一頁台北》(Au Revoir Taipei)之前,我對於電影並沒有抱持任何期待。甚至在他獲得柏林影展獨立獎項最佳亞洲電影大獎(NETPAC award)時,還很壞心的murmur說應該是文温德斯(Wim Wenders)加持的關係吧!

由此可證,做人疑心病不要太重,心胸也不要太狹窄,否則看到的世界會很小很小很小。

話說,為什麼看電影之前我心地會這麼壞呢?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鄺裕民刺下第一刀,接著,所有同學好像約好了一樣,每個人都補上了一刀。
他們看著那垂死掙扎的男人,而這個人,不過是易先生的一條走狗。
鄺裕民走上前去扭斷他的脖子,血灑了他一身-那宛如處女落紅的鮮血。
抬頭望了王佳芝一眼,彷彿在說:看吧!我們也做出了犧牲,我們也犧牲了貞潔。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一篇提到《不能沒有你》的西班牙文片是「無你我ㄟ死」(其實我是為了寫這篇只好先生出上一篇)。
一直以來,導演蔡明亮都希望觀眾把他的電影當成藝術品---「不要管看不看得懂」。像一個喜歡把鞦韆盪得很高的孩子,蔡明亮的電影總在在劇情與非劇情之間擺盪,到最後唯有放空,不去想怎麼控制高度,怎麼控制速度,才不會一個不小心失足墜落。

face-2.jpg


而這一高一低、一來一回中,竟然也有一種恐懼感--怕睡著。可以讓觀眾看電影看得這麼痛苦,也算是一種成就吧!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據說《不能沒有你》的西班牙文片名" NO PUEDO VIVIR SIN TI"翻成英文是"I can't live without you ",而這翻成台語不就是「無你我ㄟ死」?!
《不能沒有你》以黑白的基調,表現出台灣中南部庶民緩慢的生活步驟。

ti-2.jpg


生活沈重嗎?以北部的精英觀點,那樣的生活是邊緣的。住在廢棄的港邊房舍,晚餐是白米飯配一盤菜(我甚至無法說那是一盤"菜"),父女之間並沒有太多的談話。爸爸不會問「你今天在學校學什麼?」;孩子不會說「什麼時候可以去買甲蟲卡!」。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這個世代的孩子都在小學國語課本讀過職業有分「士、農、工、商」。課堂上老師的講解大概是說(在古代)讀書人比較高級所以排第一,農夫種米給我們吃很辛苦所以排第二,工人發揮自己的專業出賣自己的勞力所以排第三,商人因為沒有一技之長只靠低買高賣等不正當的手段賺錢,所以排第四。不過同期的生活與倫理課本(現在的小學好像沒有這門課了)上又說「職業不分貴賤」。所以說台灣的國小學童可以在驚濤駭浪充滿矛盾與謊言的學校教育中安然成長,真是一大奇蹟呀!

商人到底做錯了甚麼?導致幾千年來都被士、農、工壓到谷底?
還不准參加科舉不准入仕,只有幾個朝代窮到沒錢了,才有捐官的制度。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