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孔雀怎麼不開屏_Diary (3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言:

今年3月開始構思孝親之旅的時候,常常跟周遭的朋友提說「我要帶我爸媽去日本玩」,從而引起一陣「你好孝順啊!」的驚呼。而在這些時候,我總是有點飄飄然挺起胸膛毫不猶豫接受朋友們的讚嘆,甚至還大言不慚的回應「哪裡有孝親獎比賽啊,幫我報名一下吧!」

出發前的一周,陸陸續續有朋友丟部落客「劇評可以毒舌,待人必要親和」的專文「#一個人帶爸媽出國旅行何時才會不小心出手毆打老人呢」給我看,我還在螢幕前瘋狂大笑,並且回應朋友「我不是一個人啦!而且我爸媽應該不會啦…」,結果就是這份不知從何而來的自信,以及不夠周延的旅行規劃,讓我這次的孝親之旅吃足苦頭。會在這邊寫下這篇簡單的遊記,也是希望未來的某一天,能給"第一次"帶家長出遊你的一點建言。

為了以下行文方便,我先簡單的介紹這次孝親之旅的幾位主角:

*獨孤求敗→我爸: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天氣越來越冷了,患有「早上無論怎樣都爬不起來的病」的我這幾天病情愈發嚴重。

前幾日又賴床沒趕上平常搭的火車班次,因為下一班大概還要再等20分鐘,索性就在候車室坐下來吃早餐。

吃到第六口蛋餅,旁邊的空位突然坐下一個人,並開口跟我問話。雖然夾蛋餅的筷子還“吐”在嘴巴裡,不過警戒心一項很高的我已經順勢斜眼一看—一位東南亞籍女子正一臉小心翼翼用英文問我會不會說英文?我漠然的點點頭(筷子依然“吐”在嘴巴裡),她接著解釋說她跟她sister(我假定是妹妹)在台北車站走散了(我家這站離台北車站約莫30分鐘車程),但她手機沒電無法聯絡,想要跟我借手機。我把嘴裡的那口蛋餅吞下去,放下筷子默默拿出我的手機遞給她,並幫她用我的臉書帳號找到她妹的臉書帳號,然後私訊給他妹妹。

可能因為臉書不是好友的私訊並不會主動跳出,所以5分鐘過去了,她妹妹並沒有回信。

這時我已經吃完我的蛋餅,奶茶也喝了一半,我瞄了一眼候車室牆上的電子鐘,這個動作被她看見,她問我是否要離開了?我跟她說再五分鐘(手還很老派的比了一個五)。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前言:雖然沒有人在期待我的更新,不過還是為一個月沒發文說聲抱歉。

正文:
我想每個人的童年歲月裡多多少少都有一點寵物夢,只是這個夢在當時因著各種客觀條件而沒有實現。長大後,有的人沒有忘記自己喜歡小生物,並在環境允許下開始養狗養貓養鳥養烏龜養兔子;有的人則是早拋開兒時跟爸媽吵鬧不休的記憶又或者看破自己對小動物沒有愛的性格,從此與寵物無緣─原本我應該是屬於後者。

遇到貓真的是不小心的。

一天大約晚上10點回家,住家樓下的花圃突然有個白白的小身影在動,定眼一看是一隻小小貓。依照我原本對小生物無感的性格,應該是萍水相逢就此別過,但那天可能因為貓咪的樣子有點可憐,我就抱持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去附近的OK便利商店看看有沒有貓糧可以買(就我所知一般小規模的便利商店都只有賣狗糧),結果”小貓你好彩”,這家超商還真的有賣貓罐頭。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想夏林清教授以及愛護他的學生們應該把這個世界分成了兩邊:一邊是他們,代表的是理論基礎、研究方法、脈絡化、證據;另一邊就是我們鄉民,代表的是魔人、憑感覺殺人、不去求證、霸凌。

proof1.jpg

proof2.jpg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以及我的XX年」似乎可以寫成懷舊老兵系列文了…然後雖然標題是 張洪量「你知道我在等你嗎」 演唱會,不過文章不是演唱會心得XDD ,會從祭文開始講起 XDDD

正文:
『莫名我就喜歡你,深深的愛上你,沒有理由沒有原因…』是的,跟多數人一樣,我也是從這首「你知道我在等你嗎」開始認識音樂才子張洪量。不過那時候年紀還太小,只覺得這首歌好記又好唱,然後同學都會把歌詞KUSO成「你知道我在瞪你嗎?」一晃眼27年過去了,長大後再聽,雖然歌詞跟MV一樣有點彆扭,但輕盈的鋼琴旋律加上間奏激情的弦樂以及張洪量清亮的歌聲,使得這首歌依然很動人。

「你知道我在等你嗎」第一次問世在是1989年2月,收錄在當時滾石唱片為了試水溫而集合了一些歌者出了一張《美麗新世界》合輯中。在此之前的兩年也就是1987年,張洪量曾自費製作的一張名為《祭文》的專輯(由喜瑪拉雅唱片發行),這張專輯很淒慘的賣了一千張(同期王傑的《一場遊戲一場夢》賣了20萬張),後來又被新聞局禁播,不甘心的張洪量回家努力研究了流行音樂受歡迎的公式,然後就寫出了『你知道我在等你嗎 你如果真的在乎我 又怎會讓無盡的夜陪我度過
把這首歌跟「祭文」擺在一起,真的很難讓人相信是同一個人寫的。

文章標籤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MATSUDA's (想看的人可留言問我)
  • 請輸入密碼:

那個...雖然沒有什麼人在看,不過還是講一下。每周一更新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目前暫停。下次更新時間目前訂為5/30  (眼神飄)

1305172615190.jpg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言:這篇文章原發表於2015年6月,想不到事隔不到一年,在台北內湖區發生了小燈泡妹妹事件。我重新審視了自己的文章,發現最後一段針對心理疾病的部分有點草率,因此決定再行修改,修改的段落會以紅色字體標記。

無意在此戰「廢死」議題,但多少會提到我的立場,不喜誤入。

2015年北投文化國小隨機殺人事件發生之後,許多網民在網路上大罵「廢死聯盟你們在幹嘛?」彷彿治安如此敗壞、人心如此險惡、世界如此不安全都是因為存在著「廢死聯盟」這個團體。但我個人覺得廢死聯盟並沒有偉大到可以影響台灣的司法與治安。我並不是在幫「廢死聯盟」講話,只是覺得在討論死刑之前,是不是應該從別的角度去思考這些問題。

折磨被害人的審判制度

2012年底,台南一間遊樂場發生一件可怕的割喉命案,被害者是一位國小五年級的方姓小弟弟。這件駭人聽聞的社會案件從事發到現在已經三年半了,目前審案進度是:台南高分院高於2016年1月更一審維持原判無期徒刑,惟全案仍可上訴。(出處)

文章標籤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朋友之前有去看日本的展覽,並透過LINE跟我實況轉播…當時真是無限的羨慕嫉妒恨…

還好巨人沒有忘記攻擊台灣(誤~)在2015年歲末他們終於進擊台北松山菸廠,讓我們有機會一睹調查兵團以及60米高超大型巨人的風采。

這次展覽因為某些原因我沒有買預售票,後來看別的粉絲網誌說預售票的票面跟統聯車票的票券一樣,而現場買票的話背面的圖案是是兵長是兵長是兵長喔!….內心不禁有點竊喜沒有買預售票(喂~)

因為不想要人擠人,所以選了一個周三特地請假去看,平常日人不多,可以慢慢看,既不會跟高個的人搶頭排,也不會有一群很吵的小孩在旁邊嘰嘰聒聒…選在今天來看展,自己都忍不住要稱讚自己起來了呢!

>>>看啊!沒有人排隊的售票亭跟入口是多麼的神清氣爽ㄚ!(主辦單位已經淚流滿面)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最近沉迷在王文興老師的《家變》之中,目前正在進行第三次的慢讀。跟著主角范曄的兒時回憶,我也好像記起了一些小時候的事情。

就野人獻曝的寫了這一篇「幼時覺得珍貴的食物」。

幼時覺得珍貴的食物有:羊乳片、進口罐裝水蜜桃、煉乳。

羊乳片:
是幼稚園老師發起的團購,那時候家裡環境不算寬裕,所以三次中我媽只會幫我訂一次,可能因為不是固定每月訂購,最後也嫌麻煩,幾次之後冰箱裡就再也沒有這帶有濃濃奶香的白色小圓片了。媽媽有規定一天只能吃一片,但我都會偷開冰箱偷吃,含在嘴巴的感覺跟偷挖"味全奶粉"或偷吃"維生方糖"一樣,充斥著濃郁的犯罪興奮感。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上個禮拜五下班回家,在路上遇到好幾組成群結隊的鬼小孩,提著南瓜燈籠興高采烈唱著英文歌到處去店家裡喊著”Trick-or-treat”。除了小孩,還可以看到帶隊的老師以及幾位陪同的家長也都有cosplay各種角色,甚至有的女老師比小孩還要嗨,頂著頭上的小惡魔髮圈,笑成一朵花!

可是,我突然覺得,這西洋人的萬聖節不就等於華人的中元節嗎?為什麼老師與家長會在萬聖節這一天跟小孩一起開心過節,而中元節就沒有這樣的教學呢?好吧!可能中元節真的有點可怕,那中秋節怎麼沒有扮嫦娥與玉兔還有吳剛?春節怎麼沒有玩舞龍舞獅與年獸來了的遊戲?

我想,是不是因為一個班級可能只能有一個嫦娥一個玉兔以及一個吳剛,舞獅就算加上大頭佛也才三個人,就算是划龍舟能參與的人東加西加大概也只有20來個,而萬聖節這樣的全民運動確實可以滿足每一位小孩參與感,或許這是西方人比較注重個體獨特性的教育方法之一吧!

Elsa-Halloween-lineup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是一篇單純迷妹的廢材文,文青、知青以及憤怒青年們麻煩你們按XX,謝謝。

愛上人稱「萬青」的中國樂團「萬能青年旅店」是今年2月的事情,似不象我何其有幸,不到一年的時間竟然就可以聽他們的Live!!根本就上輩子大善人吧我!

聽演唱會的經驗不多,以往無論如何都希望能聽到既有錄音室音準的歌聲又有現場強烈爆發力的表演,但唯有這一次是抱持著參加PARTY的心情前往演唱會。

原因其一是在Youtube上看了幾個萬青Live的片段,發現其歌其樂與唱片的表現有很大的不同,猜測原因是他們使用非一般搖滾樂慣用樂器挺多的,又是大提琴又是小號又是薩克斯風又是長笛,變成每一次現場的演出都會有不同的編曲或演奏;另外曾經看過樂團貝斯手兼填詞姬賡受訪的時候說「我們還是不那麼喜歡現場。我到現在都覺得自己現場的表現不好,整個樂隊也是,不如自己做音樂時的放鬆和精緻。」

但是或許是經過了多年現場表演的磨練,感覺2015年10月24日在Legacy Taipei的萬青更加成熟與流暢了。二千的咬字與音準幾乎與唱片無異,但可怕的薩克斯風手李增輝與小號手史立那充滿了能量互相較勁又互相呼應的管樂,更能凸顯萬青歌曲裡敦厚的憤怒的傻勁。

文章標籤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這個周末有一個小小的新聞,似不象我不知道該把這則新聞歸到”社會”還是”趣味”這個類別,新聞的標題是這樣的『IKEA餐廳停供餐 家長硬要小孩鑽欄杆進去』 。

這則消息在FB上轉載的同時,我人在外地,剛剛離開一個沙灘,跟同行夥伴準備驅車繼續南下。

那是一個頗具盛名的海水浴場,不但有淋浴間與廁所,還在戶外設置了兩個小水龍頭,給只需要沖腳的遊客使用。海水域場明文規定只開放到六點,因為我們比較晚到,所以就逗留到救生員就開始吹哨子驅散遊客的時間。走過長長的沙地來到盥洗區域,零零散散的遊客等著進隔間沖洗,我與夥伴則走到了沖腳區,幸運的,人不多,我們是第二順位。這時候,有一對年輕的夫妻帶著兩位小孩來到我們後方,小孩一個大概6歲一個大概4歲。排隊不到30秒,他們發現旁邊的花圃有另一個水龍頭與長長的水管,就帶著孩子走到那裡去用水沖腳。

0116  

當下我覺得非常的莫名與生氣,我並不是堅持要當路隊長,也不是什麼正義魔人,如果這對年輕夫妻有需要,我也可以把第二順位的位置讓給他們。但是他們毫不猶豫的態度著實讓人內心不爽大爆發,這就是所謂的鑽漏洞啊~~~~~~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my ext
  • 請輸入密碼:

最近開始在學煮菜,雖然連我自己都覺得這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原本以為我這一生除了泡麵跟火鍋,應該不可能再煮第三道料理了(如果泡麵跟火鍋算是一種料理的話)。但人生的際遇真的很奇妙,尤其是過了30歲之後,以前執著的、想分辨的突然變得不那麼重要了,就像升上小學一年級的小孩,就在那一天不再玩扮家家酒遊戲一樣,因為他/她已經懂得現實跟幻想之間的距離,他/她永遠都不可能是媽媽/爸爸/小寶寶。所以常常會做出一些以前你認為自己不可能會做會妥協的決定。

是說…真的不是似不象我在自誇,從小到大不管走到哪哩,我都被稱為”垃圾食物之王”,舉凡:泡麵、炸雞、薯條、洋芋片、可樂、搖搖杯…任何越沒營養價值、越容易淪為黑心食品的都是我的最愛。不管在哪個辦公室、哪個工作區、搭擋哪個工作夥伴,通常見面的第一句話都是:「如果有訂雞排(飲料)記得叫我!」

以前我認為吃的幸福就是大口吃肉大碗喝可樂,什麼差0.01的火侯、什麼用高湯把火腿的精華煨出來、什麼舌尖上戀愛…對我來說都是高尚人士的閒情逸致,食物不就是” 進去→出來”這樣的過程嗎?

2-0.png  

另外,讓我遠離庖廚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似不象我有非常嚴重的偏食習慣。我討厭綠色、討厭辛香料、討厭軟軟的東西,所以茄子不吃、蔥不吃、蒜不吃、綠色青菜不吃、冬瓜不吃、絲瓜不吃、韭菜不吃…總而言之,基本上除了高麗菜、(淺色)花椰菜是我的愛,其他的青菜都被我排拒門外。一個這個不吃那個不吃的人,怎麼可能做料理呢?光是選食材這一關就整個完敗啊~更何況蔥薑蒜苗(或是洋蔥、大蒜)是料理必備的最佳男女配角,只有”肉”是萬萬無法煮成一桌好料的啊~

文章標籤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公司附近的巷口,會有一個穿戴整齊的中年婦人,背著一個運動包包拿著一支自動雨傘,每天傍晚(大概)都站在同一個位置,對著空中的某一個點開始大聲嚷嚷。我曾經駐足幾分鐘想要辨認她都在講些什麼,但很抱歉,所有的字句加起來無法構成一個有邏輯的對話。例如「我們大家都有繳稅」「這件事情不是這樣處理」「他們以為這樣子說」…當地的商家與居民可能對這樣的景況見怪不怪,似乎沒有人多看她一眼。

這讓我想起了有一次跟同事去公司附近的一家餐廳吃飯,在自助餐店的門口準備排隊拿餐盤,突然自動門打開了,伸進來一雙手。這雙手左右各自拿了一個小小的布偶,左邊的娃娃激動的對右邊的娃娃說: 「蘇貞昌,你說你了解我在講什麼嗎?」;右邊的娃娃搖頭晃腦回答:「蔡英文,這件事情沒有這麼簡單!」。餐廳裡所有的客人與工作人員都愣了那麼一會兒,然後又若無其事的該幹什麼幹什麼去,沒有人想調解這兩個綠營大老之間的爭執。

0412-1  

我的同事是一個熱心的姑娘,她似乎本想去關心一下那在背後操縱政治人物的老婆婆,卻被我一把拉回。因為我看到老婆婆那綁滿紅白塑膠袋的菜籃車裡,還裝了陳水扁、呂秀蓮、謝長廷、游錫堃…看來這位婆婆跟電影《功夫》裡拿著菜笑咪咪的那位大嬸一樣,都是大隱隱於市的高人。

像這樣的都市傳說還很多,我的住家附近也有。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前言:
最近慈濟的負面新聞很多,這篇文章並不是在討論這些時事,但還是先聲明我的立場:一聽到他們有投資「孟山都」這個萬惡的農業生物技術公司的股票,我就對這個團體徹底死心,無須再講( ̄. ̄)+。

正文:
在台灣,當被問到「你有沒有宗教信仰?」,我們發現部分的人會回答「沒有」。但如果再繼續追問這些否認自己有宗教信仰的人,我們會發現他們幾乎都曾經到廟裡"燒香祈禱"、"擲筊請示"甚至"求籤問卜"。

另外還有一個現象是:回答「我有宗教信仰」的人,除非你是教徒,否則多數的人都會補充「我在XX道場」,這個道場有可能是慈濟、佛光山、法鼓山甚至是妙禪如來宗。

文章標籤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6天短短的年假咻擠咧就過去了,真想仰天長嘯「還我青春」,在這個蛋蛋的哀桑的摩門特,買大象想起了以前無憂無慮過寒假的天真童年。今天就來回憶一下這一去不回頭的歲月:

【特別節目】:小時候大象家裡訂的是民生報,當時這份報紙可以說是我全部的精神糧食,一開始是為了《金曲龍虎榜》這個節目的票選單才硬叫媽媽訂的!我記得一開始我真的有每周認真剪那個票選單貼到明信片上再寄去電視台,以為這小小的一張票可以幫到自己的偶像一些什麼咧。說到報紙我就想到當時每到了農曆春節全台灣的報社都會休刊幾天,所以除夕那天早上拿到的那一份就特別的重要,因為除夕到初五這幾天電視節目會播什麼都靠這一天送來的節目表。

通常買大象我一拿到節目表之後,就開始馬不停蹄做功課、排時程。因為當時我超級迷林青霞、周星馳、劉德華等港星,所以拿到節目表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查看電影台的時刻,把我喜歡的影片或演員的時段用螢光筆畫起來,如果有衝堂,就要仔細察找重播時段,務必今年過年不要錯失任何一部其實我早看過好幾十次的電影。現在回想起來,原來我就早就演練金馬影展套票劃位的流程了!年輕人不要疑惑為什麼節目表這件事情這麼重要,因為那可是一個沒有網路的線性時代ㄚㄚㄚ(再次仰天長嘯),「龍祥電影台」、「衛視電影」、「學者電影台」可是堪比現在的「土豆」「優酷」、「愛奇藝」啊!

當然除了看電影,所謂的新春特別節目還有其他的選擇。在老三台還獨大的年代,除夕晚上通常有下面幾種節目:

1) 胡瓜當隊長的〝新喜隊〞PK楊帆當隊長的〝發財隊〞,開場先是男女成對雙雙輪番接力唱「正月初一又一年…」「每條大街小巷…」這一類的迎新歌。接著就開始玩吉祥話接龍或者歌詞記憶大考驗等遊戲,這種橋段每年都要重複一次,百看不厭,扣除用生肖講吉祥話的段落,你如果把虎年的錄影存檔拿到羊年播出,我猜也沒多少人看穿。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最近兩次爆出的食安危機,阿基師應該是最不情願的男主角,上一次因為代言牛頭牌紅蔥肉燥染餿油,阿基師下跪了;這一次因為他坐鎮的福容飯店,使用正義油品,阿基師道歉同時也發怒了。然後全台灣的媒體都盛讚他是真男人,還有消費者特地馬上訂位福容飯店的餐廳,以表支持。

1011-1.jpg  

阿基師身為一位公眾人物,遇到問題勇於面對不逃避的態度當然值得讚許,但從這裏面我們好像可以窺探某種台灣的社會價值。

似不象認為,這樣的氛圍其實有點鄉愿。

文章標籤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先說,似不象不是國際關係專家,更非文化研究學者,似不象所知道的香港,都是從小到大看重播無數次的港片得來的印象,所以下文如有偏頗之處,還請見諒。

陳果的電影《香港有個荷里活》中地痞小混混強哥落入了神秘中國女子東東所設的桃色陷阱,因此被大混混砍去了他的右手。慌亂之中,強哥撿錯了斷肢,他拿著另一個人被砍斷的左手找中國來的密醫接上,從此阿強有了兩隻左手。

03-香港有個好里荷.jpg

痛恨自己怪物般外表的強哥,哭著要求屠夫之子阿明幫他把新接的左手再砍斷。與此同時,阿明的弟弟細仔在窗外揮舞白色的布條,要她的東東姊姊快逃走,幾天前,他在同一個位置跟東東姊姊以紅色的布條迎著風互相打訊號。

文章標籤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