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圍2017年第54屆金馬獎最佳動畫片的《大護法》與《大世界》在某種程度上有些共同之處---不是他們片名都有個〝大〞字,而是他們不約而同都觸動了中國政府的敏感神經。

《大世界》原片名《好極了》,今年二月高調入圍柏林影展正式競賽,是中國第一部入選進歐洲三大電影節主競賽的動畫片,在此前入圍柏林影展競賽單元的動畫電影只有1950年迪士尼的《仙履奇緣》(Cinderella)、2002年宮崎駿的《神隱少女》(並與英國片《血色星期天》共獲得最高榮譽金熊獎)、以及2011年法國動畫《枕邊故事》(Les Contes de la Nuit)。即使最後影片沒有得獎,卻也可以說是舉國歡騰的好消息。

好極了 電影.jpg

未料《好極了》六月參加法國安錫國際動畫電影影展(Annecy International Animation Film Festival),竟然傳出影展單位與製片方因受到中國官方壓力被迫做出撤片的決定。影展策展人Patrick Eveno 表示「C'est facile d'insister pour diffuser un film lorsqu'on est assis tranquillement dans un bureau à ne rien risqué.」(對坐在辦公室、什麼風險都沒有的人來說,堅持放映一部影片是很簡單的)但考量製片方的處境,最後他不得不同意製片方撤片的要求。

諷刺的是,本屆錫安影展的OP 影片(開場固定短片)主題正是「中國」。



回過頭來我很好奇,為什麼柏林影展沒問題安錫影展卻出事?對此,多數解釋是「中國從今年3月1日開始實施電影法,新法律規定沒有在國內獲得公映許可證(也就是俗稱的龍標)的電影不得在境外參賽」。但我印象中,在新的電影法還沒有修訂前,也是一堆導演違規參賽而被禁拍的消息呀?例如田壯壯的《藍風箏》(1993)、姜文的《鬼子來了》(2001)、婁燁的《頤和園》(2006)…所以新的電影法真的是的關鍵嗎?

我個人認為關鍵點還是在於中國政府的毫無邏輯、後知後覺卻又蠻橫鐵腕。

《大世界》承襲導演劉健上一部動畫長片《刺痛我》的特殊風格,著重晦暗寫實的畫面以及當代社會的浮動人性描繪,兩個故事都發生在一個正在積極開發的二、三線城市,《刺痛我》裡失業的大學生小張、狼狽勾結的商人、蠻橫霸道的公安以及不再是國家棟梁的退伍軍人;《大世界》裡為老闆運送黑錢的工地工人小張、平常是賣豬肉的殺手瘦皮、冷靜的老闆劉叔、潛心向佛的黑道大哥…每個人物往那斑駁的、貼著小廣告紙的圍牆邊一站,馬上就能與一旁破敗閃爍的廣告霓紅燈融為一體毫無違和感。

大世界.6.jpg

《大世界》以一包裝有100萬人民幣的旅行袋為主軸,發展出多條人物敘事線(multi-lined narration),最後這些敘事線再回歸到這100萬人民幣身上。小張為了帶整容失敗的女友到韓國再整容一次,私吞了老闆劉叔的黑錢;劉叔正忙著處理戴他綠帽的藝術家老友,於是打電話給殺手瘦皮要他去找出小張;江湖大盜黃眼偶然得知這100萬的存在,決定再一次黑吃黑,加上小張女友的表姐偕同混混男友帶著一把菜刀步步逼近小張的房間…陰錯陽差之下瘦皮收拾表姐、黃眼又收拾瘦皮、黃眼女友拿到旅行包偏偏又搭了老闆另外一名手下的順風車…

大世界 動畫.2.jpg

《大世界》是一部特殊的電影,他的特殊性不單純只來自結構完整的多線劇情或迥異於日美風格的畫面構成,多線劇情中國有寧浩、美國有蓋瑞奇(抱歉我一時想不到別人,有想到更好的日後再補),超越美日風格的動畫則有《茉莉人生》(Persepolis)、《與巴席爾跳華爾滋》(Waltz with Bashir)這些珠玉,會這麼說絕對不是在貶抑《大世界》不如這些前作,而是要指出:《大世界》之所以厲害除了上述這兩點特點,更在於他將一些日常的不方便公開講的或者不知從何講起的事情,透過二線城市以及生活在其中的小角色表達出來。這個都市裡充滿了高級住宅的廣告刊版,好像一夜之間人人都可以住進「東山別墅寫下自己的英倫傳奇」,但實際上這都市擁有的不過是廉價髒汙的小旅館以及破落的小網咖還有不斷打電話來的投資推銷罷了。

大世界.4.jpg

電影裡的人物討論起自由,認為自由分成三種:菜市場自由、超市自由、網購自由,仔細聽他娓娓道來的分析,我們會發現這三種自由並沒有什麼差別,只是換一個地方〝繼續消費〞而已,這是真正的自由嗎?片中人幻想得到那一百萬可以去韓國整容、去香格里拉世外桃源、去結婚,困住他們的是貧困還是貪婪?收音機裡傳來的川普當選感言,或者討論起英國脫歐公投,這世界發生的事情與這個城市有什麼關係嗎?一如《刺痛我》裡被皮鞋廠資遣的小張說「金融危機之後,彷彿一夜之間美國人都不穿皮鞋了」;他的朋友卻說「金融危機前你是窮人,金融危機後你還是窮人,所以金融危機跟你有什麼屁關係!」

大世界.5.jpg

根據金馬影展的映後座談,導演表示影片經過調整(他強調沒有剪掉任何畫面),並且從《好極了》改為《大世界》後,已經順利通過審查取得龍標。但看完電影的我還是一頭霧水,到底他是哪一個地方觸碰到了中國政府的敏感神經而要求安錫影展撤片,而且我搞不懂的是,是否當年處罰田壯壯、婁燁這些導演是沒有法律基礎的?如果沒有法律基礎還是可以懲罰一個人?為什麼還要修"電影法"呢?
我很想對號入座找不到我的號碼啊~~~

大世界 動畫.1.jpg

本文的最前面提到與《大世界》與《大護法》在某種程度上都觸動了中國政府的神經,《大世界》是在拿龍標之前,《大護法》則是在上映之後。

號稱中國動畫史上第一部分級動畫《大護法》的主角是一位身穿紅色長袍的萌胖子,他是奕衛國三代的護法,為了尋找離家出走的太子來到了封閉的花生鎮,隨著大護法的腳步我們知道花生鎮被一個自稱為神仙的老人控制著,他在鎮上到處樹立自己的畫像,要花生人崇拜他。他把這些花生人比喻為豬玀、畜生,他們只是專門為他勞役的生物,並不需要思想或者尊嚴,甚至這些花生人並沒有五官也不會說話,他們的眼睛、鼻子、嘴巴都是在街上買的〝貼圖〞。即使在外觀上甚至生活習慣上花生人都有意的模仿人類,但老人豢養這些花生人的目的只是為了取得他們身上的黑石,他告訴大眾說黑石是傳染病,患有傳染病人會被其他花生人舉報,花生人中地位較高的執法者可以就地處決。片中大太子流落花生鎮的時候跟一位叫作小鳴的人類小孩以及一位名為小姜的花生人成了朋友。小姜其實是變異的花生人,他會說話、懂思考,神仙老頭怎麼會放過有思考的花生人?最終小姜也死於神仙老頭之手。

大護法.9.jpg

其實大護法一開始並沒有要拯救花生人於水火的打算,他只想帶著太子回宮。但他倆卻因為各種陰謀計算而走不出花生鎮,加上太子執意要為小姜報仇,大護法不得已只能跟老頭的第一手下獨眼人決一死戰。另一方面,變異花生人的出現也讓其他花生人意識到自己是個獨立的個體這個事實,花生人們悄悄的商議要反抗神仙老頭。

故事大綱寫到這邊,相信已經有人可以推測出這部電影上映之後是如何在中國的網路上引起波瀾討論。那是關於神格化、集權統治、愚民大眾、反抗意識,當把一切中國當代的政治因素帶入後,電影突然加分了,就像一位豆瓣網友說的「如果是在國外上,給4星。 在此時此地的我國,給5星。」

大護法.3.jpg

但《大護法》真的只有〝中國的〞政治問題嗎值得討論嗎?我必須說,不是的。

電影裡的小鎮掛滿了神仙老頭的畫像,神仙老頭演講的時候一呼百諾,這神仙老頭可以是可口可樂、川普、Iphone、Seafood或是全球最老的總統辛巴威的穆加比(Robert Mugabe)…片中的花生人在政治的對號入座下他們是一群烏合之眾,但他們更可以是科幻片裡片的生化人、複製人甚至是AI人工智慧的機器人。換言之,《大護法》如果定義為科幻片也是可行的。這可能也可以說明為什麼豆瓣上有些網友認為「導演連故事都沒講清楚」,因為他們如果抱持著社會寫實片的期待來看電影,自然就會覺得分分鐘細節都要交代清楚,但科幻片的基礎就不是這樣,例如想知道蟻猴子是怎麼來的人一定不曉得母體(matrix)這個概念。

大護法.7.jpg

當然電影不是沒有缺點,放的懸念太多,獨眼人、美豔女子、小鳴的個性甚至是神仙老頭的家世背景都看不出前提,不過我對《大護法》的評價還是有3.5顆星。我非常喜歡導演把「大護法」設定成一個性別、年齡、背景不明的矮小胖子,臉上兩團小腮紅讓他看起來像個小朋友,矮胖的身高讓他又像一個中年人、在風中悲春傷秋的吐露心事則增加了許多喜感:「為什麼太陽這麼紅,卻還是這麼冷!」「日出東海落西山,愁也一天喜也一天,遇事不鑽牛角尖,人也舒坦,心也舒坦,睡」

大護法.2.jpg

另外高水準的3D技術與導演原本2D的彩墨風格配合得天衣無縫,而這清奇畫風所呈現的卻是與片中人物(不管是太子或者是大護法甚至是小姜小鳴)完全不搭調的極端暴力,動不動就人頭落地四肢不全。即使導演可能是為了規避審查將花生人血液的顏色改成藍色或綠色,但這奇怪的血的顏色反而讓整個世界顯得更加詭譎暗黑。這暗黑來自於那群沒有反抗意識的烏合之眾以及由如安德烈·布賀東(André Breton)所言:「我身上有太多的北方因子(陰鬱寒冷悲觀缺乏陽光),無法成為一個完全投入的人。」

大護法.6.jpg

《大護法》上片後,因為中國網友們的對號入座使得共青團中央微信號發文批評本片是「滿坑滿谷充滿了惡意的政治隱喻」,我想對號入座並不是問題,但《大世界》是參賽之後被迫撤片,《大護法》是上片後才發被發現充滿政治隱喻…更重要的是,在《大世界》《大護法》入圍金馬獎,並且由前者奪得本年度最佳動畫片的同時,北京竟然發生了『北京市當局在1118大火後,全面拆除違建,「清理低端人口」,已有不少人被迫餐風露宿。有住戶說,22日早上7點半,消防、公安等部門工作人員紛紛來砸門,告知公寓屬於違建,限期兩天內搬離,目前已經開始斷水斷電。』(引用來源)

大護法.4.jpg

我個人認為這兩部影片主角本身沒問題,背景設定也沒問題,但電影的精彩之處就是在這些沒問題的設定中,所有的對號入座都不是諷刺而是預言,諸如撤片、微博文、在天寒地凍時節上門驅趕無家可歸居民,這些是在影片上映時發生的悲慘狀況卻反過來應證了影片的劇情。忘記是誰說過,「真實比小說更荒誕,因為虛構是在一定的邏輯下進行的,而現實有時毫無邏輯可言。」

大護法.8.jpg

大護法_10.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麒麟似不象 的頭像
冰麒麟似不象

媽媽, 請買兩隻大象給我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haydie
  • 菜市場自由、超市自由、網購自由 XD
    謝謝生動有趣的介紹
    這兩部似乎都很有意思
    有機會時我要找來看看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