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筆寫這篇文章的日期是6月1日,一年已經過了將近一半了。所以我個人決定將2017上半年的"大象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獎"頒給葛優以及淺野忠信--是喔~~是雙得主(有人在乎嗎?)

《羅曼蒂克消亡史》是少數我完全沒做功課只看了海報就走進戲院的電影,主要就是衝著淺野忠信(下稱淺爺)以及葛優(很想簡稱他師爺,但沒看過《讓子彈飛》的人可能不知道這個梗,所以還是算了)這中日兩大影帝飆戲。

羅曼蒂克消亡史淺野忠信A1.jpg

羅曼蒂克消亡史葛優 杜月笙1.jpg

結果在毫無預期的心裡狀態下,被電影給電到了。而且很慶幸沒被爆雷。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言:
為了行文簡單,下文《東邪西毒:終極版》簡稱《終極版》。又《東邪西毒》1994版以美亞粵語港版(王祖賢只有出現1秒鍾的那個版本)為主、台灣勝琦發行的國語版本為輔。

正文:

《東邪西毒》是我最喜歡的電影之一,已經數不清重看了幾次,台詞也可以從頭接到尾。當然,跟為數眾多的墨鏡王粉絲比起來,重看無數次影片並不算什麼,但--我不知道有沒有人像我這樣--每次看都會流眼淚,當慕容嫣說『因為你的一句話我一直等到了現在』;當大嫂說『在我最好的時候,我最喜歡的人卻不在我身邊』;當盲劍客說『不知道另外一個女人會不會為我流眼淚』的時候,我總是無法控制我的淚腺…

另外,一直為粉絲所稱頌的原聲帶當然也是我的心頭號,記得大學的時候把這片CD帶進系上的實習暗房,在黑暗中一邊沖洗照片一邊聽,被一旁不熟的學姐問:這是鬼片的CD嗎?@@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那張象牙般慘白的臉上,我看到許多表情,有鬱鬱寡歡的自尊心、殘暴無情的能力、膽小如鼠的恐懼--極度無望的絕望。在那悟道(瀕死)的緊要關頭,他是否重溫舊夢再活一次,徹底經歷每個欲望、誘惑和膽怯?』~《黑暗之心》 康拉德

一直很想寫《月光下的藍色男孩》的觀影心得,奈何文筆跟不上腦袋,最終只擠得出「終於有一部電影,電影裡的黑人不需要再向白人證明自己」這句話。如果我沒有記錯《月光下》整部電影中只有一個場戲在畫面中看得到白人,那是成年後的男主角Chiron回安養院探望媽媽,母子倆在陽光後的午後花園似談心又似談判的拉扯,在花園遠遠的角落有兩位白人女性走過。這樣的安排,讓電影完全屬於Chiron,屬於他的愛情、屬於他的成長。

月光下的藍色.jpg

與此相反,《逃出絕命鎮》則是黑人與白人足足對抗了100分鐘。

《月光下》的導演曾說電影三段式敘事結構的靈感來自於侯孝賢的電影《最好的時光》。對我來說,《逃出絕命鎮》也可以(不精準的)分成三個段落來解讀:一開始黑人男主角Chris的自我懷疑以及對白人的畏懼,其後白人女友Rose對他的接納與肯定並為他與政治不正確的人爭辯、最後Rose的家人與鄰居對Chris醉意不在酒的讚賞…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日常對話》的第一印象是─ ─又是一部「家庭紀錄片」,我所謂的”又是“並沒有任何貶抑或者不耐,只是想表達─ ─「家庭紀錄片」是台灣觀眾不陌生的題材(備註)。翻開2016年「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競賽入圍名單」當中的《法薩爾特家族祕密》( A Family Affair)、《挪威年少時代》(Brothers)以及台灣的《靈山》、《有一天都要說再見》以及《河北臺北》都可以歸屬在這個範疇裡。

不明就理的人可以會覺得「你的家庭故事跟我有什麼干係?」但我相信有的人則可以印證席慕蓉說過的:「我只是個戲子,永遠在別人的故事裡流著自己的淚。」

雖然《日常對話》在各類訪談以及宣傳上都比較側重導演有個T媽媽(這也是這部紀錄片另外一個版本的片名),不過會讓我帶入個人情感的其實是T媽媽以外的部分。

父權

台灣傳統社會暴力與父權的結合像搭電梯一樣隨著世代一層一層複製下去。導演的外婆曾經因為受不了外公的家暴想要自殺,導演的母親也因為受不了父親的暴力才帶著小孩逃亡。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年輕的時候有個朋友非常喜歡窪塚洋介,每次見面就不斷安麗窪塚的代表作 —— 電影《GO!大暴走》以及日劇《池袋西口公園》。可惜當時我還沉迷在香港電影的世界,無暇把目光從東方之珠轉移到東瀛帥哥身上。不過即便如此,身為外貌協會總會長的似不象我,對於這個有乾淨眼神(抱歉我想不出更不噁心的形容詞)的年輕男孩還是印象深刻。

前一陣子看了大導演馬丁史柯西斯的新作《沉默》,總長2小時又40分鐘的電影一直到片尾字幕我才知道那個戲份超多的日本人吉次郎竟然是窪塚飾演的!戲中屢屢背叛上帝與主角費雷拉神父(連恩尼遜)的吉次郎,其猥瑣與自私讓人厭惡得看都不想看一眼;同時又隱約在他身上看到自己人性的黑暗面…看來這個日本電影金將獎史上最年輕的影帝並不是浪得虛名(本來就不是啊 இдஇ)

ピンポン 乒乓-1.jpg

ピンポン 乒乓-2.jpg

因著這次的觀影經驗,加上去年底才在流著感動的淚水網路上看了《乒乓》動畫版本(2014年版、共11話)。所以當知道今年金馬奇幻影展『宮藤官九郎』專題選播了《乒乓》,而且還是珍貴的35mm 底片版本,不進戲院朝聖了就太對不起當年不遺餘力安麗窪塚的那位朋友了。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幾天我工作的部門在某個吃到飽的海鮮餐廳舉辦春酒,我落座的10人長桌的主位上坐著一位陌生男性,問了身邊的同事才知道他是同一部門但不同組別的同仁。我問同事「那他怎麼會來坐這邊?」同事回答「因為他被他們整組的人排擠。」我在腦海中飛快計算一下整個部門的平均年齡,有點錯愕這種奇怪的狀況。

看著身邊的不鮮肉與不仙女,心想:難道排擠跟霸凌是人的暗黑本能嗎?

誠如你所知,電影版的《聲之形》是根據漫畫家大今良時的漫畫改編。這套漫畫的中文版單行本是在2014年底開始發行的,一年後七集的單行本終於完載,但完載後我沒有依照原訂的計畫買來收藏,主要是因為劇情實在有點「虐心」,幾乎沒有勇氣再看第二次,剛好這次趁著電影版上映的機會,逼自己以另外一種形式再看一次這部作品。

聲之形 心得.3.jpg

, , , , , ,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016年是日本文豪夏目漱石逝世一百周年,日本NHK電視台為這位印在千圓日幣上的國民作家推出一套紀念戲劇,劇名是《夏目漱石之妻》( 夏目漱石の妻 )。

這套日劇改自漱石的妻子夏目鏡子1994年出版的回憶錄《漱石の思ひ出》(中文好像是:記憶中的漱石),本書是由鏡子口述,執筆者則是他們的女婿也同時是作家的松岡譲。全劇一共有四集,每集約75分鐘,就日劇的規格來說算是一個很特別的例子。

夏目漱石之妻.jpg

【劇情介紹】

中根鏡子出身於上流家庭的長女,父親是日本議會貴族院(備註1)的書記官長中根重一。鏡子十九歲時與大她十歲的高中老師夏目漱石透過相親結婚,當時漱石在熊本擔任第五高等學校教師,婚禮就在他的熊本住所草草舉辦。然後就如你我猜得到的,婚後夏目漱石一心鑽研他的文學創作與研究,對家庭生活還有妻子根本沒有什麼熱情可言。另一方面,從小在家養尊處優的鏡子對操勞家務的工作並不熟練,加上無法早起的毛病(這點我非常可以體諒她),讓夏目漱石常常沒吃早餐也沒帶便當就出門上班,〝惡妻〞的稱號從學生中間流傳出來,往鏡子的頭上飄去。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人生第一次對譯者身分產生疑問是在7年多前。那時候麥田出版社出了一本卡繆書衣版的《異鄉人》(L'Etranger),假掰如我當然是立刻下訂。只是書到手以後,我把麥田版跟我手上原有的萬象圖書版稍微比對一下,發現這兩個版本竟然有滿驚人的落差,簡言之就是萬象版翻得很差勁,當時很氣憤自己讀了很多年的爛翻譯版本,為此還寫了一篇心得,有興趣的人可以看一下,下面還有我當時的法文老師留言的一些小講解。

因為萬象版不管是封面還是版權頁都沒有標示譯者的名字,所以在憤慨的同時也有點疑惑:為什麼出版社不寫譯者是誰呢?不過這點小疑問並沒有在心裡紮根,而是像一片落葉掉入排水溝,隨著流水飄向不知名的遠方。

0010446751.jpg

大概三年前,無意間發現一個天大驚喜的部落格--「翻譯偵探事務所」。一開始會被這個部落格吸引,是因為裡面探偵了很多我小時候流行的各種兒童讀物的中文版由來,加上格主把好多她找到的實體書都拍照貼上來給讀者懷舊,所以就忍不住一篇一篇看下去。(不過老實說這些書我並沒有讀過幾本,我小時候都是去親戚家看一套漢聲中國童話)

N38630-04305B.jpg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大學時一位教影像的老師在課堂上獻寶般的放了《情書》錄影帶給班上同學觀賞,並且把這部電影當成主題討論了兩節課,從此我與我的一干朋友就把岩井俊二這個名字當成寶一般的收藏在口袋中。

岩井俊二上一部劇情長片是2001年的《青春電幻物語》,對當年還沒見過世面的我來說,還真的需要15年來消化《青春電幻物語》裡面的各種陰暗負能量。多年後,就在剛剛把這些驚愕、暴力與憂鬱消化吞下肚之際,《被遺忘的新娘》就上映了。

《被遺忘的新娘》院線上映時我沒有來得及進戲院去看,因為看到網路有人說是一部恐怖片,我擔心自己又要花另外一個15年來安撫被喚起的黑暗之心,猶豫著猶豫著電影就下片了(冏)..…前幾天,終於下定決心在付費影音網站按下那個鍵(說真的我還是猶豫很久才按下去)。看完之後,上網找了一下資料,才知道原來這部電影還有3個小時日本導演版,而我在影音網站看的是2小時全球公映版,因為朋友手上有3小時版本的,所以又跟他調閱資料,就這樣,我花了5個小時想了解這個新娘為什麼會被遺忘。

但並沒有參透其詳。

, , ,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前曾經看過一部電影,片名與故事已經不記得了,只對其中一小段的劇情印象深刻:片中社福單位認為智能不足的母親無法照顧嬰兒,最後強行將寶寶帶走。記得看電影的當下我內心有強烈的違和感,因為我隱約知道導演要表達的是什麼,可是我卻也認為社工人員做的沒錯啊,”為了小孩好”不是應該給他更適合的成長環境嗎?

一直到長這麼大了,動物園的柵欄已經關不下大象我了,才能體會片中那位母親的心情。

當善心是一種制度,當平等是一種系統,”人”在這之中該站在何處?英國導演肯洛區(KEN LOACH)的新作品《我是布萊克》(I, Daniel Blake)正是在質問這樣問題。

根據中文媒體報導,當第69屆坎城影展金棕櫚獎宣布由《我是布萊克》奪得時,台下的掌聲有點零落,我個人猜想原因之一是這幾年歐洲三大影展(柏林、威尼斯)的口味似乎頻頻令人失望,之二是《我是布萊克》並不是一部藝術性多高的影片,對於喜歡看”高深”片的影癡們來說,這部電影可能不是那麼討好。但我個人也認為時至今日,我們似乎應該要看透”藝術片其實沒那麼偉大”這個事實,才能重新定位歐洲三大影展,電影(好吧!至少所謂的藝術電影)才不致走進死胡同。

例如對我而言,《我是布萊克》對亞洲或者非社會福利國家(Welfare State)的觀眾來說是部很有意義的電影。

, , , ,

冰麒麟似不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